阿彤的選擇(01~10)   人妻小说 

第一部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來澳門。我們把握著這些得來不易的短敘。

阿彤戴著大大圓圓的太陽眼鏡,不是為了遮擋太陽光,而是要改變臉形。

我們總是避開人群,免得被人認出。

阿彤是我的同事,我們曾在兩年前有些曖昧。

我知道她經常在公司凝望著我,眼神就像小孩遠望著得不到的冰淇淋。

她會在茶水間借故與我談話,說到興起時會把肩膊輕輕靠著我。

她也會查看我的辦公桌上有無女朋友的相片,又會四出打聽我周末去處。

有時同事也會揶揄阿彤對我的各種優待,但我也是笑笑算了。

當時我不是不喜歡她,只是覺得她喜歡我當然好,但沒有她,也不是甚麼損失。

直至一年後,她把喜訊吿知我的那一刻。? ?

我半帶玩笑的說:「我才不想去你的婚宴,我喜歡過你。」

這時,我知她裝作冷靜。她錯愕得說不出話來,兩唇像春風中的丁香微微輕顫。

我細看著她的臉,說了一句:「可惜,你要結婚了。」

從她緋紅的臉,我知道我這句說話打開了一系列的可能。

她終會嫁人,我卻忍不住大著膽子約她去澳門。我明知道她會欣然答應,我肯定她不是為了澳門的美食與風景。

我為她訂了最好最新的酒店,我知道我們的可能。



澳門的美食加上三兩杯紅酒,催化了應該又不應該發生的事。

就在返回酒店的途上,我們已牽手熱吻,沒有人知道阿彤將是別人的新娘。

甫走進酒店房間,我就把阿彤的連身裙子褪去。

「為了你,我買了全新的內衣...... 」阿彤退後幾步,給我看得清楚。我見到那副半透明的薄荷綠色胸罩,已透出她那雙粉紅的兩處。

我已急不及待,脫去她的一切。我就像抱著一個最純潔的嬰兒。

阿彤算是高大,大約有一百七十公分高。骨肉勻稱的她,有一對椒乳,粉紅的兩點高高翹起,我忍不住就把右邊的含吮一番,那草莓軟糖在我唇舌中,暖暖的。

左邊的,我用右拇指逗弄,有時會聯同食指輕輕拉揑。

她的嬌軀也許未經過這種雙重刺激,纖腰不住抖動。

見她情興大動,我右手就漫遊她的大腿,向微隆的盡處進發。阿彤的毛髮從小腹蔓延,色澤如她濃濃的秀髮,與雪白的大腿,相映成趣。



我先用兩隻手指輕撩她的毛髮,再以中指的指腹呵護她那淺粉紅色的蝴蝶。

阿彤享受著我的愛撫,把頭埋進我的肩窩,我感到她的臉又紅又熱,微微嬌喘。

我的指尖感到又黏又多的液體。我並不急著。我把拇指下的掌肉壓在她那方寸之地,時而輕壓,時而慢慢地蠕動。阿彤舞著腰肢,貼我手掌推磨著。



過不了三五分鐘,她的呼吸就愈來愈快,我估計單靠我的右手就可以征服她。



這時我把節奏減慢,把她的手帶到我發熱發硬的東西上。她雖然毫不熟練,但努力模仿著我教她的動作,雙手生澀地套動,純純地,為了取悅我。

「她快要結婚,成為別人的老婆。」想到這一點,我就變得更硬。



我仰臥著,看著阿彤長長的秀髮垂在我的小腹,像蜜桃甜的咀唇貼近我最硬的一處。她的咀巴很暖。



我把她一雙長長的腿放在肩上,像個回家的人,要把鑰匙送入大門,一切理所當然。



我們凝視著對方。



她雙手環抱我的頸背,說:「我可以與一個我不愛的人結婚,可是我要與一個我真正喜歡的人做愛。」



這是我們忘我的第一次。



第二部



阿彤長長的美腿就架在我的肩上。我在房間微黃的燈光中,凝視著她的全部。她的毛髮濃而鬈曲,很黑,卻隱蔽不了她那像小粉蝶的一處,因為我的愛撫而脹得像個小小的嫩紅雞冠,它徹底地呈現在我眼前。

? ?我看著這個未婚就有婚外情的女人,心中竟有個念頭,要細看著,要記住這女人在我進入那一刻的臉容。

突然,我看到阿彤滿臉通紅,流著淚水。

她不忿地說:「每次我與未婚夫抱著我時,也是想著你。他愛撫我時,我也是想著你。我時時覺得對不起未婚夫,今次又與你……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 ? 我們本來要做愛,現在卻對峙著。

? ?「我恨你為甚麼到我快要結婚才向我表白?一切已經太遲了!」

? ? 我的雙唇用最輕的力度掃阿彤白嫩左邊的頸項,說著我就在她耳邊輕輕呵氣。

我用鼻尖輕撩她的耳窩,舌尖像毛筆一樣,輕輕地挑弄阿彤的左耳珠。右手則托著阿彤的右乳,薄薄的皮膚令我感到她的脈搏隨著我的挑弄,大大加快。右乳上的軟糖,又漸漸隆起變長。

「那我們把握現在,實現我們一直期待的事吧。」

也許是我的話,也許女人的身體受情慾控制,她聽到這句話後,解除了一切防衛。

我們對望著,知道將要發生的事。

我把她的雙腿再次擡到肩上,並且擡得比第一次更高。

我沒有停過一秒,每一下都抽在阿彤心甘情願的身子裡。

「呀——,你千萬別射進去。」這是我帶給她第二次高潮時,她喘著氣的說話。

是憐是愛?我竟乖乖地在噴發前抽出,就在她的嬌軀上,用白色的油彩畫出一幅抽像畫,我噴出得比平時更多更濃。阿彤的小腹與臍眼,也注滿我濃濃的白液,似有半杯。

她多次高潮過後,我看到她的臉兒紅紅的,嘴巴呼出暖暖的香氣,像喝過伏特加。

阿彤竟紅著臉細看小腹上的白液,看著白液逗留在她小腹與毛髮上,她不急著拭去,似是要自己身上,留下我一點點的印記,縱使也會乾掉,最終成灰。

我看到她的眼睛閃亮亮,也許是淚光,也許是情慾的潤澤,也許是我。

澳門的天在這一刻愈來愈明亮,那是好清晨。「阿彤的未來,我的未來,卻愈來愈看不清」這是我睡著前的最後一個念頭。



第三部



自從由澳門回來後,我們的關係起了很大的變化。有時我的桌上有杯濃濃的咖啡,有時阿彤會在公司不遠處的食店等我,就像兩年前對我做的一樣。



準新娘據說是很忙碌的,但當她總能在忙碌過後,抽出時間和我一起。今天她向中學同學派喜帖。準新娘為保苗條不可多吃,但卻能豪飲,醉呼呼的她打了我的電話。

「快來中環接我.....」

半小時後,我在蘇豪區找到醉醺醺的阿彤。她的中學同學以為我是新郎哥,紛紛向我道賀。我為怕他們認得我,急急把阿彤帶出酒吧。

阿彤倒在我懷裡,還帶醉嚷著,「你們知道,我有多想嫁他,多想嫁他!」那幾個中學同學都在訕笑。只道她是醉後戲言,不知這句話對她來說有多淒酸。

的士上她把頭埋在我的肩膀。阿彤無聲的淚珠,沾濕了我的襯衣。我好容易才把阿彤扶回家,這是我第一次走進她的香閨。我把她扶進睡房,雖然今天我是沒有那種興致。阿彤睡房是薰衣草色。我希望翌晨她不會宿醉得太厲害,可惜找不到半片頭痛藥。

我發現她家中有不少公司同事的相片,而她總是站在我旁。我好奇,為甚麼沒有她未婚夫的相片?

快將結婚的女人,總有理由保持健美,我看到阿彤家中一角,有不少健身器材。有個Fitball,即是那個充氣後大約一米高的橡膠球。我把玩著這個大球,倒是沒有理阿彤。

「我時常幻想你在這兒哩。」這時阿彤走出睡房,也許她根本沒有那麼醉。

她也不理自己仍是穿著裙子,以大球墊著背,做出拱橋姿勢。我怕她酒醉未醒,會從大球上失控倒下,就扶著她的腰。

「看來你也很關心我喔,我說醉了你就來接我,怕我掉下就扶著我的腰,是因為在澳門和我上過床嗎?我和你不是婚前玩玩而已嗎?還是你也開始喜歡我?」我只道是她未酒醒,默不作聲。

她改變拱橋姿勢,坐在那大球上,褪下那條長裙,單留著薄荷綠色的底裙。她抱著我的後背,把我的頭輕按向她的大腿盡頭。我明白她的意思。

「我經常在這個fitball上想像你這樣吻我。」她的腰力很好,慢慢回復拱橋姿勢。我掀起那薄荷綠色的底裙,看到阿彤的盡處。

我把阿彤的一雙大腿盡量拉開,因為那個橡膠球,阿彤那又濕又黏的一處毫無留地展現在我的眼前。我把大球推前一些,吻的角度就不一樣,看到的風景也不一樣。我溫柔地,慢慢地,從不同角度吃著一件粉紅色的士多啤梨忌廉布甸。

我知道她已經有至少兩次高潮。這時,阿彤借用著橡膠球的彈力,竟禮尚往來,用她那一雙長腿為支撐,把她的秘處用力地印到我的嘴唇,本來應該是我溫柔地吻著她,現在像是她用秘處摩擦我唇舌。她那兒的質感溫度氣味,全都留在我的唇舌臉龐。那種澎湃的力度,為她帶來第三次高潮。我看到阿彤長長的大腿抖動。十來分鐘的用力迎送,已是超出她大腿的極限。

為了讓她的大腿休息一下,我把阿彤的一雙大腿放在肩上。我飛快地脫下褲子,也顧不了硬度,就往阿彤又暖又甜的地方去。那橡膠大球的回彈力度很強,我每一下抽送都讓阿彤的身子貼向我。得到這種貼身的親密,我們好像更融合為一。不過這大球也讓我們比平時花費多體力,十來分鐘,我已經力有不逮,要換個姿勢。

阿彤在澳門時說過不喜歡像動物交配的那種姿勢,她說太野性,兩人好像也缺乏交流。

女人總是由情慾控制身體。我把她的腰肢抱著,輕輕反過來,讓她的肚子貼著那大球。她知道她拒絕不了。

她的梳?鏡反映出她那野性的身體,像隻雪豹。

我故意扭了她的屁股一下,再吻吻那個像玫瑰一樣的留痕。我知道她是享受我欣賞的目光與輕輕的虐待。

雪豹的姿勢,讓阿彤可以借用大球的回彈力,你推我回,每一下都是最深入。看著阿彤充滿彈性的屁股,像潮水向我拍打,我用雙手搭在阿彤的肩膊借力,與其說在抽送,不如說是我在鑽壓這個女人。這時,不遠的桌上,阿彤的電話響起,我看到來電顯示著兩個我最不想看到的字:「老公」。

我想到一個惡作劇。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