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七同事(01-05)(完)   人妻小说 





90年代初,我調換了幾個工作。



調換工作後我在單位的交往面寬了,接觸到單位上上下下的所有人員,也就

是從那時候開始,我學會了打麻將,也練就了斤把的酒量。只要晚上一下班就有

弟兄喊我喝酒打麻將,我的牌技不行,逢賭必輸,也許這也是大家都喜歡喊我打

麻將的原因吧。



那時候打麻將都是到家裡,我們經常去一個叫凡的哥哥家打牌,喊他哥哥是

因為他比我大兩歲,說起朋友間供事,他特小氣,到他家打牌錢都是我們帶著菜

帶著酒去,吃過喝罷開始打麻將,有時候從中午一直打到晚上很晚的時間了,他

也不說讓老婆做點飯吃。



這裡我說說他們兩口子:他們倆都和我是一個單位的,男的就是前面提到的

我喜歡的同事花老師的直接領導,他老婆也在同一個單位,很能幹的一個女人,

上班之餘還在家給別人別的什麼事情掙點外快,兩個女兒都6到9歲了,小家庭

過的很是滋潤。



凡嫂長的一般,30多歲的女人,兩腳併攏,兩條腿之間夾不住300頁的

書本,也就是縫隙較大,我不喜歡那樣的腿;說不上身材好到哪裡,只是對我特

別好,愛有話沒話的跟我搭言,問這問那的,也不避諱老公和朋友是否在場。玩

牌玩到過了飯時,她不管別人,只會問我餓不餓,渴不渴之類的,弄得我當著大

家的面感覺很不好意思。他們兩口子都愛打牌,只是她丈夫不讓給她,她只能在

一邊看。喜歡坐在我的旁邊看我打牌,雖然我打的不是很好。



一次週末大家又打電話喊我去凡哥家打牌,我就去了她家。開門的是凡嫂,

看到是我,就把手伸進我的上衣口袋裡,然後很快就抽出來了。裡面都是同事朋

友,我也沒敢多問什麼就進去了。然後就是坐下打牌。我跟往常一樣輸多贏少,

我掏口袋掏錢的時候,發現多了300元錢(90年代初300元是不小的數字,

比我的月工資還多),我知道是凡嫂給我的。那時候我們打牌一次不到10元錢,

來一天牌最多也就輸個1、200元,那時候的工資很低的。



我不無感激地瞄了她一眼,她也正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我也不再多言,本

來我也不愛多說話,就專心致志的打牌吧。結果還是輸了。她就安慰我:沒事,

下次好好的打,再贏回來。



那時候我們這裡才剛剛有BB機和固定電話,看他們兩口子不在一起的時候,

就聯繫一下,說說我的感謝話,並說會把錢還給她的。她說既然給我了,就不會

再要了等等,語氣裡充滿著嗲聲嗲氣,其實她比我大三歲。



凡嫂對我的所作所為讓我意識到她對我有點意思,但是想著和他們兩口子都

是同事,並且和她老公經常在一起玩,萬一我們倆有了下一步的發展,被人發現

了怎麼工作啊,所以就把這事壓了壓,冷卻一下,但是她對我依然是那麼的好,

依舊地對我噓寒問暖,關心備至。那時候我除秀芝(我的第一個女人)和老婆

(我是她的唯一)之外,並沒有婚外情發生,也沒有對女人調情的經驗,依然是

個不懂世故的笨男孩。



由於打麻將我常打常輸,也對打麻將沒有了資訊和特別的興趣,於是我就不

大參與牌場了。凡嫂就給我打傳呼聯繫,問我這一段時間怎麼不去她家了,是不

是哪裡慢待我了,我說嫂子沒有慢待我,嫂子對我很好,只是我老是輸,輸得沒

勁了。她說:你該來不請來了嗎,沒錢了嫂子給你,但是你一定要經常來我家玩。

說的我又是一陣感動。



俗話說: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前些文章裡介紹過,我長的很沒有自信,並且

我不善言談,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去她家玩的朋友那麼多,而且對她好的男人也

大有人在,為什麼凡嫂單單對我這樣一個長的不怎麼樣又囊中羞澀的男人情有獨

鐘呢?有一個哥哥對她特別的好,幾乎每天早晨都給她或者他們兩口子捎早餐,

去他家時經常都是大包小包的帶東西,凡嫂也沒對他那麼好。我感動之餘,就思

量著怎麼回報她,可我家庭條件還不如她呢,用什麼回報呢?



一次在她家玩的時候,她讓我幫她一起做飯,我就跟她一起進了廚房,我對

切菜炒菜並不陌生,反正東西都是現成的,隨便做一點讓大家填填肚子算了,畢

竟她老公也不是很大方的人,我拿著她家的東西做的多了,說不定凡哥還生我氣

呢。她家的面積很小,三室一廳也就是80平方米左右(現在是今非昔比了,已

經住上了高層樓房),廚房更小,我們倆在狹窄的廚房裡來回挪動著位置,不可

避免的有些身體接觸。我故意地用手背碰碰她的屁股,她嫵媚地看著我笑笑,並

沒有對我呵斥和責怪,這給了我很大的鼓舞,我就試著親了一下她的臉蛋,她還

是看著我笑笑,於是我就擦乾手上的水漬,伸手在她胸上抓了一下,她皺了皺眉,

往外使了個眼色,我才想到外面還有幾個人在打麻將呢,我就暗自高興:原來她

並不反感我對她動手動腳啊,既然知道了她的態度,我就放心了,反正以後時間

還長呢,凡嫂早晚是我籠中之鳥、囊中之物,不在乎今天這一時半會兒。



於是我就安下心來做飯炒菜,然後催大家結束打牌吃飯不提。



我們單位在縣城有個分局,四層樓,一樓是營業,四樓是舞廳,單位組織每

週四在四樓跳舞,願意的都可以參與,凡嫂就是一樓營業廳營業。星期四的下午。

凡嫂給我打傳呼,我回了電話後她告訴我今天下午是她的班,凡哥在局裡值班,

她自己在家,問我來不來分局跳舞。我說我不會跳舞,但是如果你願意讓我親你,

你就在一樓等著我,我早點過去,咱們在一樓說話。她同意了。



我下了班就趕忙回家吃點飯就去了分局,知道她在一樓等我,我就裝著上樓,

看看樓梯處沒人,就徑直推開凡嫂她們營業廳後門閃了進去,然後反鎖上門,怕

被別人看到裡面有燈光會查問,裡面沒有開燈,漆黑一片,等我眼睛適應點後,

看到凡嫂已經在裡面等著我了。我也不敢大聲說話,就摟著她親了起來,她雖然

沒拒絕我親她,但一直不是怎麼配合,嘴也不怎麼張開,我就把手伸進她的上衣,

直接摸她的咪咪。她的咪咪很小,一把就能輕輕鬆松的抓住,好在我老婆的咪咪

比較大,也許是審美疲勞的緣故吧,我對凡嫂的小咪咪竟然感到很新鮮很新奇,

我不停地撫摸著,另一隻手掀起她的上衣,解開她的胸罩,張口就含住了她的右

邊的咪咪。她「嗯」了一聲,我張大口,一掏勁,一下子就把她那不大的咪咪全

部吸進嘴裡,她「啊」的一聲,我連忙捂她的嘴,生怕上樓跳舞的聽到動靜了,

她小聲告訴我:疼,別掏那麼大的勁!



我吐出她的咪咪,輕輕的含著乳頭來回吞吐,她的乳頭也不大,比黃豆粒大

一點,經過我的親吻,小豆豆挺了起來,這個我早就知道,是乳頭受到刺激後的

必然反應。



我把她頂在牆壁上親吻著她的乳頭,手往下滑在裙子下面往上探索她下面的

洞洞,從內褲邊縫處把手伸了進去,撫摸著她的陰阜,陰阜周圍竟然光滑滑的沒

有摸到她的毛毛,我再留意了一下,還是沒有摸到毛毛……難到她沒有陰毛是個

白虎精嗎?因為是第一次跟她來這事,也沒好意思問她,帶著疑問手指伸向她的

肉穴裡,肥肥的大陰唇緊閉著,並沒有摸到小陰唇,我耐著性子撫摸了幾下陰部,

把手指移到陰蒂處,尋找那個小粒粒,她身體顫了顫,用力摟主了我的脖頸,我

在她豆豆上揉了揉,她發出低聲的「嗯嗯」聲,我順著往縫裡滑,裡面已經有了

一些黏黏的陰液,陰道周圍肉肉的,柔若無骨。



這時樓道裡上樓跳舞的腳步聲開始混亂,來跳舞的人上上下下著。我心裡既

緊張又激動,生怕有人來敲門,但是這個時候又出不去,乾脆把她摁在地板上

(有領席,營業員午休用的,在營業廳後門有一間置物室),退下她的內褲,我

也趕緊把我的褲子脫掉,掀起她的裙子,往下面看了看,本想看看她的逼逼是什

麼樣的,還有剛才沒有摸到她的毛毛,想一看究竟,但室內光線太暗,什麼都看

不清楚,我就雙手掰開她那濕漉漉的逼縫兒,沒有那長長的小陰唇(先前我只有

兩次女人的經歷,好像都不是這樣的逼逼和陰唇),我也顧不得多想,拿著早已

膨脹的雞巴摸索著直插她的肉縫兒。



凡嫂還是一個聲音,就是「吭吭」或「嗯嗯」的悶哼著,我的肉棒早已插進

她縫兒的深處,肉棒周圍被她非常肉感的逼肉包裹著,真的有種被吸吮的感覺。

我狠勁的把陰莖往裡伸了伸,很緊(她有兩個女兒了,大的比我兒子還大一點呢,

但是逼插進去的感覺真的跟自己老婆的大不一樣,我老婆就生了一個兒子,但是

感覺很空蕩!),很深,感覺插不到底,又很柔軟。我體會著跟自己老婆的肉洞

不一樣的感覺,這時我又想到了她老公——我們天天在一起上班、天天在一起玩

牌的凡哥,雖然不算大方,但是跟我說話時都是弟弟長弟弟短的,想著凡哥粗大

的陰莖(實話實說,我沒有凡哥的傢夥粗大,在洗澡的時候都看到過)和我現在

細長的雞巴同插著凡嫂這同一個肉縫兒,弟兄倆的雞巴插著同一個逼穴,我的中

樞神經在興奮,我的身體在抽搐,我的雞巴在飄嫂肉呼呼的陰道裡一陣收縮,不

爭氣的就把熱燙的精液控制不住,連打聲招呼都沒有,就一下子全射進哥哥老婆

的逼逼深處了!



下麵的凡嫂的陰道也在收縮著,身體晃動著,夾緊我的雞巴不讓退出來。但

是我很快就軟了下來,前後抽插也沒有三分鐘,太快了,畢竟上下樓的腳步聲在

外面響動、凡哥的影子在眼前晃動、飄嫂的肉逼在下麵扭動,我真的受不了啦,

那麼快,那麼快就草草的繳槍了…我感到一陣快感的同時也有些許的內疚:凡嫂

對我那麼好,等我報答她的時候,我卻思前想後,思左想右,幾分鐘就結束戰鬥

了,我太沒用了!



凡嫂的雙手緊緊地環抱著我的後背不願鬆開,逼逼還在有節奏的收縮著,每

收縮一下,我當初硬硬的雞巴就疲軟一點,後來乾脆帶著我的精液和嫂子的陰液

從她那氾濫的陰縫兒裡滑落出來。嫂子帶著遺憾的怨氣「嗐」了一聲,趕緊撤手

抓了把紙捂在了逼逼上。我也趕快擦了擦濕漉漉的肉棍,蹬上褲子,躡手躡腳的

走到後門,耳朵貼著門聽了聽外面的動靜,然後跑過來詢問她「外面現在沒人,

我走吧?」



【剛剛寫到這裡有事我上樓,遇到凡哥,時間是2/24/20113:5

3PM,我又想起我剛剛寫的他老婆,想起他的大雞巴,想起他沒毛的老婆和一

條縫兒似的逼逼……撒謊死全家!】



凡嫂顯然沒有得到很大的滿足,可憐兮兮的望著我不說話,我於心不忍,又

倒在席上,重新掀起她的上衣,趴在她身上親起了她的兩個不大的咪咪。我用力

的吸吮著她的乳頭,覺得她的乳房雖小,但還有些肉感,我稍張大嘴就能夠把她

的咪咪全部吞入口中。



我和她畢竟是第一次,況且有天天相見的凡哥的影子老是在眼前在晃動,我

會想像到他們兩口子接吻時交換唾液的情景,所以我並不願意和她接吻,而是選

擇了親吻她的咪咪。其實從開始我親她嘴的時候感覺到她也不怎麼喜歡跟我接吻,

那就免了吧。我來回調換著吸吮著她的兩個咪咪,她則把手伸進了我的褲襠,摸

著我的半軟不硬的雞雞。我明白她的心思,無非就是再來一盤。這時候我就小聲

問她:「凡哥現在能不能連續弄兩盤?」



「哼,他一盤一結束就倒頭大睡。」



我問她「沒有連續兩次的嗎?」



她說:「年輕的時候有過兩次的,現在早沒有兩次的了」。



聽到這裡,我暗暗興奮:我連續作戰的作風有一些歷史了,比起凡哥,我多

了份自信。說著說著,我下面有了反應,隔著褲子很不舒服,好像她知道似的,

說:「我給你脫了吧?」「好」,我很樂意享受女人給我脫褲子,然後讓我尻她

的感覺。



剛才完事後她的內褲並沒有穿上,我摸摸她的縫縫,被我內射的縫縫理所當

然是水汪汪的一條小溪,流淌著濃濃的汁液……我沾著她縫縫裡的蜜汁,輕輕的

點按著她的豆豆,她悶哼一聲把屁股移動了一點,我知道她對刺激陰蒂比較敏感,

我老婆就是那樣的,每當我刺激陰蒂的時候,她就說不得勁,想尿尿…我把手指

頭伸進她的陰道摳著搗著,她開始扭動身子,拉著我的屁股想讓我插進去。我故

意問她:裡面癢了嗎?「嗯…」想不想讓我插進去?「想…」



由於時間和場合的關係,我也不再賣關子,扶著肉棍就插進她那潮濕的陰道,

裡面很潤滑,有她的陰液,也有很多我剛才射過的精液。這次的插入很順利很輕

松,畢竟剛剛才射過,我的精液充當了潤滑劑,插起來撲哧撲哧的,沒有了第一

次的阻力,於是我掀起她的一條腿,搬過我的頭頂,從半側面猛插她的逼逼,整

個陰莖連根沒入,然後又上下左右的晃了晃陰莖,她還是僅僅低聲哼哼著,聽起

來很不是味道。但是一想到我天天在一起吃喝玩牌的哥們也是在這個浪逼(不浪

不會那麼主動的暗示我)裡抽插著,射著精,我們兩個的精液都往這同一個騷比

裡灌,我就越發興奮,我操著他的女人,他的女人還偷偷的給我塞錢倒貼我,還

在他不在家時主動聯繫我讓我尻她(雖然電話中沒說做愛的話,但大家都心知肚

明不是?),我心裡很愜意,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速度,一次次地沒根的抽插,直

到射意來臨,我慌忙放下她的右腿,趴在她的身上,擡動著屁股,猛插幾下,告

訴她我要射了,她也不吱聲。我緊搬著她的雙肩,盡可能的把我的陰莖插到極限,

一股濃精射向她陰道深處…看看BB機上的時間已經是20點30幾分了,我不

再纏綿,直接抓起她的內褲,擦拭乾淨我的雞巴,走到門前聽了聽沒有動靜,給

她揮了揮手,她還不忘小聲安排我:你小心點,別被別人看到了。



悄悄地開門溜了出去,看看四下沒人,就往樓上走去,上樓時兩腿發軟,邁

起步子輕飄飄的,唉!時間太倉促,兩次做愛的時間也沒有超過20分鐘,間隔

也就那麼幾分鐘。我抖了抖精神,故作鎮定大搖大擺地上四樓找女同事跳舞去了。

兩曲結束,看見嫂子也進入舞廳,四處尋望,來到我的身邊:咱倆跳吧?我說好

吧,隨著舞曲,我們下了舞池。



跳舞時,嫂子使勁地捏著我的肩膀,我貼著她的面悄悄地告訴她:人多眼雜,

小心謹慎!接連跳了兩曲,我的腿發軟打顫,身體發飄,額頭虛汗直冒,我說我

累了,太累了,讓別人看到我在舞廳裡就行了。說罷我就向她和同事告別回家不

提。



第二天上班沒事,我就跑到花老師的辦公室,她問我:昨天你很瀟灑吧?



哈!一句話把我給問懵了,當時有點張口結舌,我當時腦子迅速的轉悠著掂

量著他是不是話裡有話。我昨天和嫂子的事沒碰到其他人呀,她問我這個問題是

什麼意思?難道我和嫂子的事情被誰發現了?即便被誰發現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傳

到花的耳朵裡啊!



我一臉無辜的問她:你說的啥呀?我怎麼瀟灑了?



你昨天在四樓一會換了幾個舞伴,還專找漂亮的,還不瀟灑嗎?



我聽她這麼一說,心裡的石頭落地,吐了一口氣道:「哦,你是說跳舞啊,

那是局裡組織的活動,我理應積極參與呀。其實我就不會跳,都是別人帶我的。」



老師不無醋意地說道:「是啊,你人緣好,都是美女邀請你跳舞,看你昨天

晚上得意的嘴都合不攏了!」



我問她:昨天我沒看到你去跳舞呀?



哼!我不去就不知道你在幹什麼了嗎?



我逗她道:老師,你吃醋了?



她做出一副不屑的面孔說:得了吧!我吃你的醋?我憑什麼吃你的醋呀?你

以為你是誰呀?



一連串的反問把我噎了一下,但是我又感到很開心:老師如果不是吃醋不會

跟我說這些話的,既然吃醋了,說明她很在意我,興許早就喜歡上我了。



我還得半開玩笑地對她調侃著:「因為學生喜歡老師,老師也喜歡學生呀!

要不,今天晚上我帶你出去兜風去?」她告訴我今晚老公不回來,她得回家給孩

子做飯。



我一聽就知道在撒謊,我說:「你孩子不都是在你姨家吃飯的嗎?」



老師的母親也在我們單位,在老師很小的時候,她母親在一次車禍中喪命,

她爸爸回石家莊老家又成了家,她就跟著她姨媽,是她姨媽把她一手拉扯大的,

很苦的一個孩子,上學以後很努力,學習成績全校前幾名。高中的時候單位有一

批安排子女上班的指標,單位看她可憐,準備照顧她一個指標,她姨委婉地勸她,

想讓她接她媽的班,早點拿工資早點獨立,而不大情願再繼續供養她上學考大學,

畢竟她姨也有自己的兩個孩子需要撫養。就這樣,花早早結束了高中的學業,接

班工作了。她整天好說她生不逢時,沒能考大學實現她遠大的理想和抱負。



她姨家離她家不遠,不到1000米路程,花的丈夫在政府機關上班,倆人

都上班的時候,孩子小,只能交給她姨媽照看了。



聽我這麼一說,她欲言又止,默默的看著我並沒有說話「……」。



看她沒有拒絕我,就思量著是不是在暗示我今天她很方便呀…我說了聲「下

午再給你聯繫」就匆匆離開了。



其實我是在回味她剛才話的意思,從各個角度分析她的思想、她的心態,也

暗自給自己鼓勁:一旦她跟我一起單獨出去了,就是心裡也有點動心,我就可以

做下一步的行動……從上午在她那裡走出來以後,就再沒過去,一個白天我都在

幻想著和她在一起的情景,我如何如何的撩撥她,任何做才讓她感動,設計了各

種方案,又進攻,也有退路,就這樣昏昏沈沈的到了下午下班的時間。我看著她

騎車下班,15分鐘後,我給她家打電話,那邊傳來了她的聲音,我說我去接你

吧?她說做點飯吃了再說。哈,我一聽有門兒,就耐心的等吧!等到天黑,她給

我打傳呼,我趕忙開車在離她家不遠的路口街上她,就漫無目的地閑溜著,講著

我們在一個屋工作時的事情,最後我把車子開到湖邊停下,我對她說:老師,學

生喜歡老師!「蘭濤,你瞎說。」我沒有瞎說,說著我就猛地側身抱住她就親,

她拼命地反抗,無奈沒有我的力氣大,我的嘴緊緊貼住她的唇一陣狂吻,她就是

不張嘴回應我的親吻,一會就把我弄了一身汗,我靈機一動,既然下手了,就別

顧及什麼了,一不做二不休,我鬆手從領口伸進她的上衣,她竟然沒有帶胸罩,

她的乳房小我是知道的,比較我們一起工作了兩年,夏天穿的很單薄的時候也幾

乎看不到她的胸部輪廓,其間我也在她彎腰時從她的領口看到過她的乳房和乳頭,

乳房很小,乳頭卻較大,現在手抓住乳房,也是很單薄,肉肉不多,我回過手來

就從下麵掀起她的衣服,頭也湊過去親住了她的乳房。她使勁地推著我的頭,嘴

裡還喊著:「蘭濤(我的外號,我作點更改),別這樣,蘭濤…蘭濤…別這樣…」

呵呵,我好不容易含住了乳頭,怎肯輕易甘休?聽她那樣喊我,分明是有些曖昧

嘛,我張大口含著她大半個乳房不停的吞吐,她不再掙紮著推我了,卻用手撓我

的胳膊窩,我怕癢癢,哈哈一笑,就鬆開了她。這麼一折騰,我們倆都弄了一身

汗。她說「歇歇吧,咱們說會話。」



聽她這麼一說,其實也就是默認了我倆的曖昧關係了,我也就不再鬧騰,說

話說到晚上9點多才把她送回家。



開車回到單位,聽見值班室裡亂吵吵的,我就探頭往裡看了一眼,看到凡哥

在值班室和沒幾個同事一起打麻將,問他吃過飯沒有,他說吃過了,今天晚上在

單位值班。我一聽這話,就無心看打牌了,胡亂看了看幾個人的牌,就藉故到別

的屋裡打了個電話給凡嫂,確認在家後直接跑到她家,門虛掩著都我留著呢。我

進去後悄悄的進入臥室(樓下住的有人),她已經躺著床上等了呢。



我廢話不說,直接脫衣服上床,退去她的睡衣內褲,第一次好好的欣賞她的

身體:不是很白,咪咪不大,但是不癟,細細的腰身,再往下看,光溜溜的陰部

一條縫兒夾在兩腿中間,逼縫兒中間露出一小片小陰唇,有蠶豆瓣那麼大,我顧

不得親她的嘴摸她的咪咪,直接趴在她逼上仔細看看,有十幾根細細的陰毛彎曲

著貼著陰部上端,而陰唇兩邊一根陰毛都沒有。



我第一次見到幾乎是白虎的女人,再配上一條幾乎看不到小陰唇的逼縫兒,

太美了!跟沒發育的小女孩的逼逼一樣,我趴到逼上聞了聞,一股淡淡的香皂清

香飄來,知道剛剛才清理完畢,我很欣慰嫂子對我是那麼的尊重,忍不住的伸出

舌頭舔了舔她露在外面的那一小點小陰唇,然後在掰開她的逼縫兒,小小的陰道

口裡面紅丫丫的嫩肉夾帶著亮晶晶的陰液。我想把舌頭伸進她的陰道給她口交一

下,但是我真的有點障礙,我問她:「你們今天弄事沒有?」



「沒有。」



沒有弄事我也不想親,誰知道她說的是真的假的啊!我象徵性地親了親她的

外陰和陰蒂,她也沒有摁我的頭,我吐了口唾沫,爬到她身上摟著她的脖子就親

她的嘴,她依然還是跟第一次一樣,嘴不肯張大,我也不勉強。那麼嬌小的咪咪

我總得親親吧,不然也太對不起她了啊。我吸住她的乳頭,她立即就「嗯」了一

聲,咳!想叫就叫唄,幹嘛只是「嗯」一聲啊?管她呢,我親著這個,摸著那個,

她摟著我的腰越來越緊,嘴裡還是那樣低聲的哼哼著。得!我直接上吧,畢竟是

在家中,萬一有些人心血來潮半夜回來了呢?



我抓住膨脹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口磨了幾下,腰一掏勁就進去了。



她又「嗯、嗯」了幾聲,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只感受她逼裡的軟肉緊緊地

吸握著我的陰莖,水不是很多,有點阻力。



我擡起她的雙腿,放在我的胳膊彎處,這樣她的逼逼就自然的分開一些,也

高了一些,我打井似地狠勁的插著她,看著她那兩個小咪咪顫顫地晃動著,心裡

在默默的念叨著:堅持!堅持!別像上一次那樣,還沒三五分鐘呢就射了,這一

次一定要達到10分鐘……不想還好,這樣想著想著,大腦一陣興奮,我的雞雞

不爭氣了,強烈的抽搐著不能控制地就那麼把一股股的精液射向嫂子的陰道裡了。



放下她的雙腿,我趴在她的身上,努力地沈著屁股,還想把陰莖盡可能深的

放在她陰道最裡面。但是隨著她的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我感覺不像別人寫的那樣,

像吸著雞巴一樣,我的感覺好像是在吐著我的陰莖,到最後哧溜一下竟然滑了出

來。低頭一看,呵呵,原來是軟的跟霜打的小黃瓜一樣。



她伸手在枕頭下面拿出衛生紙,我們分別擦了擦,然後我摟著她的脖子靠在

床頭休息,這時候她「哈哈哈」的一陣大笑把我笑懵了,莫名其妙的問她笑什麼?

她笑而不答,指了指我的下麵——軟軟的雞雞上沾滿了衛生紙,好像電影裡經過

包紮後的日本鬼子纏滿白紗布的腦袋一樣,我也忍不住的笑道:你們家買的啥家

夥衛生紙啊?自己用也不買些好的!



我去衛生間倒了點溫水(那時候他們家還沒葉熱水器),洗了洗,也讓她洗

了洗,然後上床重新摟抱在一起。我不甘心就這樣就收兵,我還要再戰一次。



說實話,她的逼真的有種很柔很綿的感覺,以後跟她做愛的時候,第一次也

向來都是很快就繳槍結束的,想控制都控制不住。剛才就是那樣,我想把時間延

長一些,但是越這樣想就越控制不住。



我不是早洩患者。上周日,也就是2011年2月27日我從鄉下喝喜酒回

來,和我心愛的女人蓉兒(我的《兒時的》中提到的蓉兒)從15:40一直做

到20:00,直到她幾次嚷嚷著要回家才結束。



於是我繼續親她摸她,摁住她的頭往我雞雞上,她很扭捏地含住我的龜頭,

我想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下命令似的說:「掏勁吸,含深點,給我吸硬了我

讓你過過癮。」



我按著她的頭,讓她張開嘴,把整根陰莖塞入她的嘴裡。她吞吐著軟乎乎的

陰莖,我收縮著小腹,盡可能的配合她的口交。她的口活確實很糟糕,偶爾牙齒

還掛一下我的雞雞,但是沒辦法啊,不吸一吸根本硬不起來。我總不能為了第二

次做愛,先手淫勃起吧?



為了方便和刺激,我們換了個位置,來了個69式,這樣我就可以邊享受著

她的口交,邊擺弄和欣賞著她沒毛的逼逼,我用手指撚著她那幾根逼毛,嘴裡還

念叨著:「我給你數數有幾根逼毛吧?」



她看我笑話她,嗔怒道:「去去去,嫌我的少別理我,你找毛多的去吧!」



我繼續逗著她:「我可沒有嫌你的毛少呀,我只是想給你仔細數一下有幾根

還不好嗎?沒有逼毛多好呀,省得月初月末弄的紅丫丫的像紅毛鬼子一樣了啊,

你這麼乾淨容易打掃衛生,看你的逼時也直截了當了。」



「就你能!死蛤蟆你能說出尿來!」



這時候她的縫兒裡流出一股淡淡的白色液體,想著就是她分泌的陰液和我殘

留在她體內的精液。我用手蘸了蘸,拇指和食指在她眼前一張一合,兩指之間扯

著細細的粘絲對她說:「你看,我把死逼也能說出尿了……看看這是你的尿還是

蛤蟆的尿?」



她撅著嘴道:「你再說,看我咬你,給你咬掉。」



「別別別,好好的親它吧,把它親的硬邦邦的,我好尻你呀!你的逼太舒服

了,剛才我還沒搗幾下就把不住勁給射了,這一次我好好的弄得勁你。」



她真的大口大口的吃著我的雞雞,只是不會用舌頭在嘴裡活動著刺激我的雞

雞。我看著她冒水的逼逼,也有點興奮了,破例的認真舔了一會兒她的陰蒂,但

還是不願意舔她的陰道,畢竟剛剛才結束一盤性愛,裡面有我和她的混合液……

她含著我的大半個雞巴(已經有點硬了,她含的深了會嘔吐),手擼著我的根部,

我的雞巴在我用力的挺起下在她嘴裡跳動著,她趕忙吐出來:「別射別射,給我

插進去。」



那裡是要射啊,是我意念加收腹提莖的結果啊!



我重新調換位置,面對面把她壓下,分開她的大陰唇(她的小陰唇很小,可

以忽略不計),腰一挺,硬的像鋼棍一樣的雞巴一下子插進了她濕滑的陰道。她

哼哼著摟著我的腰,我每插一下她就悶哼一聲,插的我都大喘氣了,還沒有一點

射意。我拔出雞巴,把她的腰一提,翻了過來,看著她那圓乎乎的大白屁股(臉

不是多白,乳房也不算白,就屁股白)摸了幾把,掰開她的逼,猛一掏勁,幾把

連根沒入,她「啊」了一聲說太疼,你就不會慢點溫柔點嗎?



我單膝跪床,緊抓住她的雙胯狠命的抽插,鬆散的陰囊拍打著她的股溝,這

時候只嫌我的雞雞太短(說實話也不算很短啊,14、5釐米)插不到底兒。我

的嫂嫂那可憐相:臉趴在枕頭上,一手扶著床支著身體,另一隻手伸到屁股後面

推著我的小腹,不讓我一插到底。



我問她:哥哥這樣插過你沒有?



「插過,年輕的時候這樣從後面插過,但很少這樣插,沒你插的深,也沒你

插的快,現在早就沒這樣過了。」



我這樣插你,你舒服嗎?



舒服,刺激,感覺插的很深,有點疼…我順時針反時針的來回用陰莖在她體

內攪和著,她的屁股也隨著不停地扭動:「小乖頭,我的小乖頭,你咋會那麼多

啊!」



我知道她以前喊她女兒是就喊小乖頭,現在這樣喊我,我覺得怪不舒服呢。

但是想著她女兒平時跟我很親近,有事沒事都愛挨著我坐,拉我的手跟我問這問

那的,我想著她媽媽的逼都沒有多大的小陰唇,小妮妮的逼逼更是一條縫!



想到這裡,我突然有點暈乎乎的想射精,我說我想尻靜靜(她女兒的名字)!

讓我尻靜靜!



她說「不要,不要,要你尻我,要你尻我!」



我說我射你嘴裡好嗎?



不要,就射逼裡。



我拔出雞巴,雞巴上帶出很多白乎乎的分泌物,我也不擦,讓她重新躺下,

一下子從上面插進她的逼逼裡(我射精的時候還是最喜歡傳教士體位),很順暢,

很光滑,我快速的抽插著,我倆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聽著身下的女人的哼叫

聲,想著在單位值班的男人還在跟同事嘻嘻哈哈的說笑著,這邊我已經替他把他

的女人弄的陰水綿綿,浪聲連連,我一股熱精射進我哥哥女人的陰道深處,我又

抖了抖雞巴,把剩下的精液也都全部流進她的逼逼裡。她的逼逼也在跳動著、收

縮著,強勁地吸握著我的陰莖。由於這次是連續二次作戰,時間用了40多分鐘,

我感覺胸前黏黏的,抓起枕巾墊在我們之間吸一吸胸前的臭汗。



我伸手拿紙,說咱們擦擦吧。



她說再待裡面一會吧!我想著不想讓它出來。



我也不再多言,靜靜的趴在她的身上喘著粗氣,激情已經過去,是非之地我

也不願久留。這麼一分神,雞巴立即軟了下來,從她逼縫裡滑落了,不擦也得擦,

然後穿好衣服向她告別回家。



1997年6月16日,我在家剛吃完飯不久,凡嫂給我發資訊讓我在醫院

門口等她,我明白她的意思——老公出差去外地了,想讓我操她了!唉,真騷!

老公對她那麼好,卻老公前腳走,她後腳邁出就找我給她老婆做綠帽子,女人啊

女人!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女人都不騷的話,怎麼成全咱們這諸多的狼兄色弟呢?



我等到20:35分她才過來。她告訴我凡哥出差到洛陽了,她出來辦點事,

完了就想見我。我拉上她轉了幾圈,找到一個湖邊,在路邊鋪上準備的東西,在

那裡幹了一個小時,射了兩次。我是不管她舒服不舒服,高潮不高潮了,我得勁

就行了。畢竟環境不理想,做著事還得左顧右盼的注意著遠處有無行人靠近,在

那樣的環境下,我在顧及她的感受,真的力不從心。



後來感覺她對我越來越粘,有一次我去市里,她和她外甥女趁車辦事,她淨

能讓她外甥女先下車,然後告訴外甥女說和我一起辦點事,沒辦法,我拉著她把

車停到市公司較為僻靜的車庫前,匆匆的在車上猛的一陣抽插後把全部的精液射

進她的逼裡,她才肯下車找她的外甥女,我再去辦我的事。



還有一次她聽說我去鄭州,就忙向老公請假說趁我的車去鄭州她哥那裡一趟。

到了鄭州,我把房間安排在中州國際飯店,因為有同行的,所以不能單獨相處,

最後她讓我送她到她哥家,在她哥樓下,又在後排座位上給我坐射了一次她才上

樓,那天是97年9月26日。



98年3月31日,一直在下雨,凡哥和幾個弟兄喊我說:「今天下雨,是

喝酒的日子,咱們弟兄幾個喝酒去。」我告訴他們幾個同事央求我把他們送回家

屬院,凡哥幾個說:那你趕快回來,我們在老地方等你。我裝著無奈的樣子說

「好,看情況吧」。



把人送到家屬院,並沒有立即回來,而是告訴大家去一個同事青青家拿幾個

光碟,然後和幾位同事一起下車,同事看著我進了青青家後,他們也都各自回家。

我挑了幾盤光碟告辭,等青青關上了房門,我便跑到樓上凡哥家,門虛掩著的,

我進去鎖上門,看凡嫂在廚房裡做飯呢,我興致大起,掀起她的圍裙,退掉她的

褲子,從她的屁股溝溝裡掰開她的逼縫,讓我膨脹的陰莖插入嫂子的體內。



嫂子的屄永遠是柔軟的,我捏著嫂子的屁股,享受著嫂子肉肉的逼,狂烈的

搗進嫂子開始濕潤的逼,不一會兒,一股股白漿射進嫂子陰道深處。我拔出雞巴,

提起嫂子的內褲在我雞巴上擦了擦,嫂子喊道:快去拿紙…我用她的內褲把我的

雞巴擦乾淨後,提起我的內褲和外褲說:嫂子我先走了,你那家子俺凡哥還在張

家食堂等我喝酒呢,我趁這個空檔先給凡哥潤滑潤滑,晚上也讓他幫我刷刷鍋…

…說完我整理好我的褲子一溜煙的跑了。



到了食堂,凡哥幾個人責問我怎麼那麼慢啊?我說就這我還是抓緊時間呢,

這不——我掏出幾張碟子說:在青青家選光碟呢,選了半天才選出這麼幾張…怎

麼了?難道你們還懷疑我中途拐彎打炮了不成?



然後我們一陣狂飲……我有個習慣,那就是在外面把公糧交給別的女人以後,

回家前都想法設法找人飲酒至酣,回家後不醉裝醉,反正是一身酒氣,以此來對

付老婆的性要求。



以後的日子裡,只要雙方方便,我們就做愛。甚至在她月經期間也擋不住我

倆做愛。後來因為她對我很專橫,有時候在單位開會的時候她也兩眼直勾勾的瞪

著我,這讓我非常害怕。畢竟和他兩口子都是一個單位,弄出點事端來沒法相處,

我就有意的疏遠她,想找我做愛的時候我也就找些理由搪塞一下。



有一次她有意無意地轉悠到我的辦公室,嗲聲嗲氣的她讓我請她吃飯,我說

我沒時間,給你1000元錢,你想吃什麼買什麼,我一個男人沒理由和你單獨

進餐的。她用哀怨的目光凝視著我,我把錢塞到她口袋裡,她也沒有拒絕,扭著

屁股離開了。



幾年以後她買斷工齡做生意去了,這期間我也又重溫了以前同屋的女夥伴花

兒、菲兒和雯雯(前文提及過,以後會詳細介紹的)。



有一次哥哥再次值班,我給嫂子打電話問她過的好嗎?她說還是老樣子。我

說我去看看你去吧?她說算了,你不用過來了。但是我還堅持去她那裡找到她,

她跟她母親撒了個謊,出來上了我的車,開到野外田間地頭,在後排座掏出雞巴

讓她親,她還是你也的只含著一點點陰莖吸了吸,然後退掉半截褲子,掀起她的

腿抗在肩上,匆匆的把精液射進她的陰道完事,我擦了擦雞巴,車裡面充滿了她

陰道裡散發出來的騷味,唉!一定是沒準備,也沒洗逼。那是我們倆最後一次,

算作是告別性愛吧!



時間會冷卻激情的,現在見了面也都正常了,仿佛我們之間什麼都沒發生。



但是沒有不透風的牆,我和凡嫂的事情還是被我的手的另一個女人菲兒(以

前文章裡提到過)給點透了。



結束了和嫂嫂的這段性事,心裡有一種解脫感、輕鬆感。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