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雪1~8章   人妻小说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12-16 10:15 编辑
(一)
继承家族荣誉的孩子。
这是郁雪从出生以来便被灌输的观念。
继承出生在东州的高等贵族世家,自从出生开始便被灌输要维持家族荣誉,
从懂事开始,便承受着远超过一般平民的课业、武术、礼仪各种训练。
庞大的课业,并沒有让郁雪觉得不满、疲累,因爲在她开始有这种情绪前,
她便已经习以爲常的接受这种生活。
在这种菁英的训练模式下,从幼时开始,郁雪始终在同龄人中保持领先,即
使进入了东州国家军事训练学校,她的成绩也是名列前茅,成爲学校中的优秀人
物,无论男女皆有她的爱慕者,但是她始终保持着有礼但疏远的态度。
这样的她却有着一个不爲人知的小秘密。
每三天,她会独自一人以自我训练的名义,进入后山的丛林中,小心的确定
沒人跟踪她后,她就偷偷的爬上树,在树与树之间小心的移动,直到到达目的地
小心的将身体掩藏在树叶之中,透过空隙看出去,刚好可以看到山脚的一处
山洞,山洞位置很隐密,如果不是从这个位置的话,底下完全看不出这位置有个
山洞。
这是郁雪在大概二个月前进行埋伏训练的时候偶尔发现的,从那次之后,郁
雪几乎每隔三天便会跑来这裏一次,进行明知不可以,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偷窥行
爲。
山洞裏面有一男二女,女的郁雪只知道是三年级即将毕业的学姊,男的她却
认识,是自己的同学,二年级战术科的炙可。
郁雪会记住炙可的名字,是因爲炙可是全校唯一一个,在战略模拟考试赢过
她的同龄人,也是郁雪从小到大唯一一个。
但是现在让郁雪对炙可印象深刻的山洞内的情景,炙可和二名三年级的学姊
都脱光了衣服,其中一名学姊正跪趴在炙可的腿间,用力的吸吮炙可的肉棒,而
另一名学姊,却是整个人躺在地上,让炙可一屁股坐在她脸上,双手托着他的屁
股,脸则埋在他屁股下。
缺乏经验又听不见山洞动静的郁雪不清楚细节的过程,但炙可正在享受美女
学姊替他吸吮肉棒和舔弄屁眼的服务。
两个在三年级裏美色和才幹都数一数二的美女,如今卑贱的臣服在他的跨下
,征服知性的强悍美女,是炙可最喜欢的游戏,而他也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
这二个学姊,在炙可入学时开始的算计、安排下,本来只是抱着玩玩得态度
,却一步步的失陷,最后被炙可顺利的征服。
炙可本身也是只在享受游戏,所以征服两位学姊后,也沒有大肆宣扬,只是
固定时间带着学姊到这个秘密基地玩乐,两个早就被炙可驯服的学姊,在这个秘
密的山洞裏更是极盡淫靡的服侍炙可。
让两个学姊服侍自己一阵子后,炙可拍拍正在帮她吸吮肉棒的学姊脑袋,站
起身。
「丽学姊、紫学姊,可以啰。」
吸吮肉棒的丽和正炙可屁眼的紫,连忙起身背对炙可,翘高屁股。
躲在树叶中的郁雪,面红耳赤的看着原本正在服侍炙可的学姊突然爬起来面
朝着她的方面,对着炙可翘高屁股摇晃着。
虽然听不到声音,但经过锻鍊,郁雪可以用特殊的方法强化视力,经过强化
的视力让郁雪清楚的看见两个学姊带着又渴望又哀求的眼神,张合的嘴可能正说
着郁雪无法想像的淫贱话语。
当看到炙可那坚挺粗大的肉棒时,郁雪感觉自己的唿吸停顿了一瞬。
『好、好大……』
当炙可将肉棒从背后插进学姊的肉穴,看着学姊满足大叫的表情,郁雪觉得
自己全身都开始发烫。
『这样、这样粗的………在身体裏出入………」
一边偷窥着炙可与学姊的性交画面,郁雪一边吞着口水一边幻想着肉棒在学
姊体内出入的画面。
『那样子……会舒服吗………」
舔着嘴唇,郁雪一边这么疑惑,一边慢慢伸手在自己裤子上,用手抚摸着小
穴。
不懂得技巧的郁雪,只是隔着裤子上下摩擦着小穴,但即使隔着裤子,郁雪
都能感受到自己肉穴的湿热,这让郁雪的脸更红,微微的麻痒感让郁雪舒服的轻
轻喘气,双眼依旧捨不得裏开的盯着山洞裏的性交。
山洞裏,炙可的对象已经换成另一个学姊,之前那个仰躺在一旁测着头,仅
能凭胸部的起伏判定人还活着,另一个学姊被炙可用像是抱小孩撒尿的姿势抱着
,粗大的肉棒差在学姊的体内一进一出。
『好厉害……那是……!」
正痴迷看着的郁雪,突然发现炙可的肉棒正插着的位置不是郁雪以爲的部位
,视力强化的郁雪可以清处的看见,炙可粗大的肉棒残暴的撑开学姊的屁眼,一
出一入之间,带着学姊的屁眼跟着一进一出。
『那、那裏……不会痛吗………』
意外的场面让郁雪惊讶,但出奇的郁雪産生的情绪不是厌恶,而是好奇,同
时不由自主的缩紧自己的屁眼,另一手按着屁股。
直到炙可发洩完毕,将白浊的液体喷洒在倒在地上的两位学姊身上,郁雪红
着脸沿着原路偷偷离开,却沒发现发现完毕的炙可正看着她的方向露出诡异的微
笑。
郁雪(二)
东州国家军事训练学校,是一间半义务制的学校,东州国内的所有贵族子弟
,都必须要进入学校就读,平民子弟只要表现优良,在学期间成绩保持在规定之
上,也可以免学费入学就读。
学校内以实战风格爲取向,从个人的单兵作战、侦察训练、医护治疗,到团
体的战术战略、策略佈局、民心士气等等,包办战斗、政治两大范畴,对于不少
的中小贵族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训练场所,对于像是郁雪那样的大贵族,则是
开拓人脉,收集优秀人才的场所。
学校分爲是单兵训练三年,战术训练三年,前三年基础后三年进阶,合计六
年的训练课程,考试公正严格,因爲负责考试的都是东州国各军的现役军官,一
项考试至少有五位不同军区不同单位的军官负责,考生的家族再神通广大也无法
贿赂所有考官。
盡量在可能范围内,最大的杜绝作弊的可能性,而各军区也会利用机会物色
成绩优秀的学生,等学生毕业后便可以自由选择是否从军,若是从军便皆是从军
官开始,所以又被称爲军官预备学校。
炙可的家族在整个东州国只算是中小家族,并且他的家族与郁雪的家族连点
头之交都算不上,只能算是知道那个名字的程度,照理说他应该与郁雪沒有任何
交集。
但是郁雪却在偷窥他与学姊之间的做爱戏码前,便对他有印象了,有印象的
原因是,从开始进阶课程的战术一年级时的战术模拟测验,郁雪跟炙可之间的成
绩,最好的表现是平分,一对一的对局测验更是沒有一次,郁雪是赢过炙可的。
这对郁雪来说是一个很稀奇的体验,让她忍不住有点注意这个看起来懒散,
成绩却始终保持在年级前列的男生,然后在看到他跟学姊之间的关系时,对郁雪
的冲击可以用震撼来形容。
家教甚严的郁雪,对于男女之间的性事,只有些许的皮毛,止步于男人的性
器要进入女性的程度上,至于爲何?如何?她就不知道了。
可能的郁雪对于性爱,可以说是小时候沒人教,长大了沒地方学,连自渎都
不懂得郁雪,在亲眼见到炙可和学姊的性爱前,根本无法想像性交是如此激烈和
………淫靡,那种强烈的冲击感让郁雪一开始失眠了好几天。
即使后来好转了,但只要闭上眼就是炙可拥抱那些学姊的画面,让郁雪每早
都欲哭无泪地带着湿透的内裤起床。
即使如此,郁雪每次都无法克制自己去偷窥的行爲,即使无数次的训斥自己
,告诫自己,压制自己,最后郁雪还是忍不住的在每次偷偷跑去偷窥,然后事后
在自己床上忏悔自己的行爲。
数次的循环后,郁雪也无奈的放弃了挣扎,只能自我欺骗的安慰自己,学姊
即将毕业,这个状态很快就结束了,至于会不会再找一个新的对象,郁雪就给他
无视了………
直到那一天,炙可突然跟她说道:
「偷窥是不好的行爲喔,郁雪同学。」
那天怎么度过的,郁雪完全沒有印象了,等到好不容易的上完课,郁雪近乎
慌乱的找上炙可后,看着炙可似笑非笑的表情,郁雪完全说不出话。
想要解释,但是转盡脑筋好半天后,郁雪只能结结巴巴的憋出一句对不起。
「郁雪同学不会以爲,偷窥完之后一句道歉就能解决吧?」
「当、当然不会,不管要我怎么样道歉,我都会接受的。」
羞红着脸说着,郁雪眼角泛泪的看着炙可,对于家族荣誉有着强烈责任心的
郁雪来说,身爲家族继承人的自己,竟然偷窥同学做爱这种事情一旦传开,对她
对家族来说都是很严重的事情。
炙可保持沈默的打量着眼前的郁雪,不知在思考什么,郁雪就这样抱着紧张
和不安的情绪等待着。
「那么…………」
等待不知多久后,终于等到炙可开口的郁雪,却听到了她完全沒想到的条件
「只要郁雪同学在一个月内都听我的命令,这件事便会成爲只有我们两个人
知道的秘密。」
即使在很多年后,郁雪也还是不知道自己爲什么会在那时答应这个条件。
*******************************************************************************
「你真的……真的会………遵守诺言吗?」
郁雪双手拉着自己衣服的裙摆提高,露出自己的仅着内裤的下半身,害羞的
偏过头问道。
炙可饶有兴味贴近的看着郁雪结实饱满的臀部和修长的美腿,一边点头说道
「我可以以我家族的名号发誓。」
即使隔着内裤,郁雪仍能感觉到炙可讲话时喷出的热息喷在自己的隐密处上
,这个感知让她羞愧的快要哭出来,从沒体验过这种事情的郁雪,完全不知道怎
么处理,只能僵着身体,让炙可视姦自己。
「郁雪同学,妳有自慰过吗?」
「那、那是什么?」
听到郁雪的回话,炙可微微一愣,随即想到原因,带着有点邪恶的笑容说道

「沒关系,不会我教妳。」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