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妻我妻他妻人人欺第1一9章   人妻小说 

(第一章)火车奇遇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这句话我深有体会,
因为就在月初我和小霞在父母的见证下完成了订婚仪式,虽然沒有领证,但在道
义上小霞已经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既然是妻子,那么大家就都懂了,我无论做
什么父母都不会反对,即使有了宝宝,相信老丈人老丈母娘只会欢喜。
而这几乎一个月的时间过得超乎寻常的快,彷彿订婚的日子就在昨天,只因
我和小霞整天腻在一起,至于幹什么,呵呵,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在下叫蒋##,屌丝男一位,就不多介绍了。
首先还是介绍一下我老婆,小霞身高166,只比我矮8公分,我囧,拥有
一张标准的娃娃脸,而且脸部皮肤超好,白白嫩嫩水水灵灵,简直像个瓷娃娃,
因此已经23岁的她外表完全看不出年龄,即使说她18岁相信都沒人反对。
小霞的心理年龄跟外表一样,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还喜欢在我面前装小孩,
沒事就喜欢学小孩的口音叫我爸爸,搞得我心里一度把她当成女儿来养。不知是
否是现在时代的潮流,小霞是个近视眼,大概六百度吧,反正戴着一副眼镜,镜
片挺厚的。
要是大家认为小霞是个青苹果那就大错特错了,除去超显年轻的脸蛋,小霞
的身材简直是爆性感,丰乳肥臀前凸后翘,小蛮腰盈盈一握,一双修长的美腿紧
紧併拢,无论谁看到都想把她抱在怀里蹂躏。可惜的是在老丈人的教导下小霞保
守得要命,从沒穿过低胸露腿的衣服,因此她的丰乳肥臀都被严实地包裹在衣服
里,也就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能一饱眼福。
还有一点让我又爱又恨:小霞性格中有个特点,只要她内心中讨厌某人,她
就会讨厌到骨子里,永不会有好印象;而若是她觉得谁好,那么她也会无条件相
信,心里也不会设防。其实也是因为这样,小霞才会无条件跟着我,那是因为我
在小霞心目中一直就是关心照顾她的大哥哥形象,当然也少不了老丈人和老丈母
娘中意我,在背后推动的作用。
「爸爸,还有多久到啊?」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上,小霞瞇着眼睛腻在我怀
里,像只小猫似的,诺诺的问我道。
我从怀中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心里估算一下道:「霞,你再睡睡,还有
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到呢!」
「好慢啊!」小妮子嘟囔一句咂咂嘴又朝我怀里挤了挤,休息去了。
这是一辆JN开往NT的列车,我们是中途从HA上的,当然目标是NT。
我毕业后就在NT工作,小霞跟我是老乡,通过相亲认识,确定关系后就跟我来
了NT。还有一点,小霞还是个本科沒毕业的大学生,现在到了大四下半学期,
跟我来NT只是属于实习,等到六月份回学校拿个毕业证书就正式毕业了。
看着怀中的小霞,我眼中自然流露出幸福,右手自然地搭在小霞的纤腰上,
触手一片细腻柔软。此时小霞头枕在我左手臂弯,我的左手自然弯曲,心中本无
意想,可当我右手感觉到小霞的腰肢时,我左手有意无意的触觉才传到我渐渐动
盪的心里,那是一种紧绷中透着柔软的感觉,正是小霞被胸罩束缚住的丰乳,青
春坚挺的丰乳彷彿拥有意识般,欲挣脱显小的胸罩,喷薄而出。
火车上左右两边座位排佈不同,一边是两人座,一边是三人座,我跟小霞正
坐在三人座上,小霞坐最里面,我在中间,最边上是个老妇女。我之前的举动使
我心中充满罪恶感,怎么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亵渎霞的事呢?可是……可是,
我心中为什么很是期待这种事?好像有只恶魔潜伏在我心里,正一步步诱导我。
矛盾的我彷彿做了亏心事般,连忙擡头向边上看去,唿~~暗唿一口气,还
好还好,边上的老妇女正在闭目睡觉,沒有看见。可就在这时,我感觉到对面正
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这边,我一惊,转头看去,正对上一双猥琐的眼睛,吓得我一
时失神。
停顿了好几秒,我才回过神,微微避开那道目光,见其他两人也在睡觉。微
微放心后,我才朝唯一沒睡的那人看去,你妈,原来是个长相一脸猥琐的中年大
叔,我操,你他妈不知道乱看会长针眼啊?我心中暗骂,怒瞪着他。那傻逼像是
才看见我,收回盯着我老婆的眼神,还他妈恬不知耻的沖我笑。狗日的!
「兄弟好福气,年龄不大,却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那猥琐大叔完全不顾
我眼中的怒火,恬着脸和我攀谈。
『你妈,你那是什么狗眼,老子有那么老吗?他妈的,那是我老婆,不是女
儿。』我懒得理他,装作沒看见。
中年人估计也知道火车上有人戒心重,根本不和陌生人说话,不过他像是看
到猎物般,从皮包里掏出一沓名片,并抽出一张递给我,笑容满面地对着我道:
「老弟,这是我的名片,你看看。」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人都到这程度上了,我虽心中不爽,可还是面无表
情地接了过来,低头一看,妈的,原来这猥琐男叫卫所,是『SZ打假倡廉文艺
组』的组长,还是什么什么传媒公司的总经理。你妈,挂的牌子一套一套的,就
是不知道是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等等,传媒公司,难道是拍广告的?我好奇
地问道:「您这传媒公司具体从事些什么?」
听我问话,猥琐男面上一喜,彷彿看到鱼上钩似的,微微前倾向我靠近道:
「老弟,不是老哥我炫耀,我公司虽然不大,可还是有自己培养的艺人,各种代
言广告、电影、电视剧都有得拍摄,当然我们的特点是乡村题材,毕竟贴近生活
嘛!」
「看来老哥是个成功人士啊!」猥琐男的话听起来很强大,可我心中依然不
信,略带粉刺的道。
猥琐男像是沒听出我的言外之意,依然笑道:「成功不成功的那都不是事,
只是从事这一行的,总得混口饭吃不是。对了,老弟从事哪一行?」
妈的,还蹬鼻子上脸了,可是既然已经开口聊上了,再冷鼻子冷脸的毕竟不
好,于是我闷声闷气不真不假地道:「我啊,就是一打工的,给老闆做事,谈不
上哪一行的问题。」
「老弟,你这话做哥的就得说你两句,无论做什么都会出人头地的,老话不
是说行行出状元嘛,我观老弟你的面相绝不是默默无闻之辈,出人头地指日可待
啊!」
你妈,谁是你弟了?一口一个弟叫得这么顺口,不过这话说得我心里舒心。
妈的,果然是社会上混的老油条,插科打诨的本事沒话说。心中虽这么想,可话
不能说出口,我只得连连称是。
「卫哥就不要取笑我了。对了,您这是去NT?」我被猥琐男带动,沒话找
话道。
「是啊,不瞒老弟,我这次去NT就是到NT大学艺术表演学院招收演员,
我们打算拍一部『十八淫』的电视剧,正缺少大量女性演员,这次出行可谓是任
务艰巨啊!」猥琐男一熘烟说道,彷彿想一下子把自己完全表达出来。
你妈,『十八淫』?不会是三级片吧?去你妈的,果然是挂羊头买狗肉,一
看就不是好东西,操。我眼露鄙夷鄙视的目光看着猥琐男,还他妈嫌髒了眼睛。
猥琐男一见我的表情,露出一脸自嘲加哭笑不得的表情道:「老弟,我知道
你的想法,我们当确定这部戏时就受到过很多人质疑,尤其这名字更是引起各方
讨论,可是我们问心无愧,我们只是想表达农村发生的十八件莫名其妙、匪夷所
思的姦淫事件。而且我们可以向各界保证不会发生潜规则,到时我们剧组还会请
SZ公安局派人现场监督,不会出现色情片事件。」
猥琐男讲了一大堆,彷彿怕我不相信般,说话时都是拍着胸脯打着包票。你
妈,有必要吗?你们演艺圈的破事,老子可沒兴趣,不过既然猥琐男说得头头是
道,还搬出了公安局,我心中略为有点相信了。
我的表情猥琐男盡收眼底,他松口气道:「老弟你要相信我。对了,有件事
希望老弟考虑考虑。」
我的思绪还沒回神,猥琐男突然的话搞得我脑子有点短路,我有什么事要考
虑的?你妈,不会是骗老子在这里等着老子吧?我眼中顿时充满了警惕,问道:
「什么事?」
猥琐男故作轻松地道:「老弟別紧张啊,也沒什么大事,就是你女儿,我一
直观察她,我们这部影片中有个角色非常适合她。我跟你说兄弟,这个角色很简
单,只有几个戏码,也不要什么专业的演技,就是本色表演就行。你女儿的形象
非常好,我可以给你打包票,你女儿有六成可能会一炮走红,你要知道凭着一部
戏走红的,即使有六成机会那也是百中无一的;而且老弟你再想想,即使沒有走
红,我们也会按酬码给薪水的。」
也许这狗日的怕我直接拒绝,就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讲事实摆道理。虽然
我心中也想让小霞去试试,可是本能的感觉不靠谱,思考了一下还是打算拒绝。
还沒等我说出口,猥琐男像是知道我的想法,他打断我道:「老弟別忙着拒
绝,你可以徵求一下你女儿的意见,说不定演戏是她心中的梦想呢?错过这次机
会可就沒有下次了。」
猥琐男这么一说,我又犹豫了,是啊,要是小霞有这个梦想,那我岂不是对
不起她?心中这么想着,也就有了决定:「卫哥,您说得对,我会徵求霞的意见
的,不过我得纠正一下您的观点,她是我老婆,可不是女儿。」
「这……这……」猥琐男一听我的话,顿时尴尬起来:「老弟,真抱歉,我
听她叫你爸爸,我还认为她是你幹女儿呢!真是不好意思,抱歉,抱歉。」
这卫所除了长相猥琐,人还是蛮不错的,我心中对他的看法又有了改变,看
来之前他并沒有看到我猥琐小霞之事,而是他想挖我女友去做演员,真是我做亏
心事做得心亏了。
「呵呵,沒什么,我老婆小孩子性格,卫哥既然这么看得起我老婆,只要她
同意,我一定贊成。」
这么一个小插曲顿时拉近了我俩的距离,我俩相视一笑,有种亲近之感。妈
的,一度让老子起鸡皮疙瘩,要不是可能有求于他,老子才懒得理会这杂毛呢!
一路就在闲谈中渡过,场面颇融洽,可是令我奇怪的是,小霞这次也太嗜睡
了点,居然一路都在睡觉,把我手臂都枕麻木了,但是小霞不时动动,好像并沒
有进入深度睡眠。不管了,先回家再说。
卫哥果然是老闆,下车后就有专车接待,我只有搭乘公交了。
与卫哥挥手告別后,我跟小霞朝着公交月台走去,小霞一改火车上昏昏沈沈
的模样,突然变得很是活泼高兴,蹦蹦跳跳的,身上背的可爱小挎包也随着一甩
一甩的,真是可爱极了。
原本我认为小霞身体不舒服,现在彻底放心了,看着小霞这么开心,我心情
也很舒畅,想到火车上卫哥的话,我对小霞道:「霞,跟你说件事,有个拍电影
的……」本在心中措辞如何表达的我突然被小霞打断,小霞红着脸道:「老公,
人家已经知道了,你愿意人家去吗?」
「知道了?」小霞的话令我大脑短路,她怎么会知道?难道……
果然,小霞接着道:「老公,人家当时沒睡着嘛!就偷听你们聊天的,可是
那人老是说人家是你女儿,人家就沒好意思醒来,就一直装睡的。爸爸,你不会
生我气吧?」
听小霞的话,我心中一阵好笑,伸出手在她可爱精緻的小鼻子上轻轻一刮,
笑道:「你个鬼精灵,叫你乱叫我爸爸,被人听到了吧!知道不好意思了?看你
还叫不。」
「就叫,就叫……」小霞的小脑袋微微后仰躲着我的手,可是怎么能跑得掉
呢,小霞皱着眉头连声叫道:「爸爸,爸爸,爸爸……」我连忙举起手做出一副
被打败的样子,道:「好好好,老婆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
「哼,这还差不多。」小霞小脑袋一仰,彷彿一只骄傲的孔雀,得胜地道。
「呵呵!」微微一笑,我心中颇是甜蜜,想到刚才的话题,我道:「言归正
传,老婆,对于那个拍电影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老公,你希望我去吗?」小霞一脸希冀期待的看着我,小嘴紧紧闵着。
我内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当然是不想让小霞去的,彷彿小霞去了就不再属于我
一个人的似的,也许还有不想让小霞成名的原因吧!可是看着小霞这样一副充满
期待渴望的表情,我知道小霞从小肯定有过当演员的梦想,现在有个机会摆着眼
前,她又怎么会放弃呢!可是我并不知道的是,现在我在小霞心中就是天,若是
我不同意她去,小霞是肯定不会去的。
虽然这样想着,我还是露出一副无所谓加高兴的样子道:「我无所谓啊!只
要你开心想去,我是绝对沒有意见的。」
「哦!」欢唿一声,小霞一蹦三尺高,口中欢快的叫道:「老公最好了,老
公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老公!」
看着如此高兴的小霞,沒来由的,我心里一阵不舒服,彷彿有什么不好的事
情即将发生似的。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