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妇不好当第1一10章   人妻小说 

 楔子
尖叫、鼓噪、大嚷、嘶吼……
俞晓蕾十分习惯。
她一踏上台湾这块土地,就感受到台湾影迷的热情和活泼,他们不断的嘶吼
着她的名字。
俞晓蕾。
她的名字仿佛是一张美妙的乐谱,让他们不停的歌颂,而她是他们崇拜的女
神,一个完美、尊贵无比的女神。
戴上墨镜,穿着时下最流行的名牌服饰,俞晓蕾昂首阔步的往前走。
「晓蕾,我爱你!」
是是是,她也爱他们,衣食父母们。
她嘴角上扬,优雅的朝他们挥手示意,盡量表现亲和力,以及她完美的外表。
事实上,她快要累死了。
最近她参与一部大戏的演出,昨天才杀青,又像个小陀螺赶回台湾,要宣传
准备在暑假上映的偶像剧。
幸好戴上了墨镜,遮掩她疲倦的神情,也遮住显而易见的两个黑眼圈。
「晓蕾,车子准备好了,千万不要和粉丝有任何互动,我怕他们太疯狂。」
在她身边工作六年的小芬出声提醒。
「快,我想睡一觉。」现在就算是总统征召,她也不爽去。
在小芬和数名保镖的保护下,俞晓蕾毫发无伤的坐进车子裏,然后甩掉粉丝,
扬长而去。
摘下墨镜,她隔着黑色隔热纸,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空。
台湾,我回来了。
第一章
高大挺拔的男人,走进集团大楼,比他早到的秘书立刻将咖啡递到他的面前。
他长得很好看,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更是笔挺,是个天生的衣架子。
他有双剑眉,眉头下有一双锐利的眼眸,仿佛一眯便会射出两道犀利的光芒。
「陆先生,一个小时后的会议,我已经准备好了。」秘书在他身边上作至少
有十年,一直以来,她都是利用早上这短短的时间向他报告当天的行程。
光是走到电梯这段短短的距离,秘书就已经将他一天的行程叙述一遍,完全
沒有跳针。
他依然面无表情,与秘书一起进入主管级专用的电悌,通行无阻的前往十二
楼。
秘书推推眼镜,专业的报告今天的议程,未了,还不忘提醒他会议重点。
一切都像平日,沒有什麽不同。
不过,他一走出电梯,便淡淡的说:「我知道了。」
虽然她的老闆冷漠如同冰山,不过在他身边这麽久,她知道其实他是保持安
静,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秘书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勐然擡起头。
啊,她忘记跟老闆说一件事了。
不过来不及了,他已经进入总裁办公室,关门声让她懊恼不已。
算了!
她摸摸鼻子,坐了下来,看着桌上的礼盒,露出无奈的笑容。
打开盒盖,她一看,果然是当季限量的名牌包。
啊,她爱死名牌包,也爱死送她礼物的人了。
要不要通报老闆呢?
秘书挑了挑眉,心想,算了,反正离开会还有一个小时,这段时间她会爲他
挡掉閑杂人等。
陆辰光一走进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脱去西装外套,然后端着咖啡,走向办
公桌。
桌上已经摆了早报,还有一份早餐。
他挑起眉头,觉得今天很不一样。
是方秘书要准备早报的人一起准备的吗?
不过这问题不算什麽,还不足以让他放在心上。
他绕过桌角,想也沒想的在皮椅上坐下。
当皮椅的轮子往前磙动时,他突然觉得桌子底下似乎有东西,于是低头一瞧。
「嗨。」一名娇俏的女子委屈的躲在桌子下面,纤纤玉手轻轻摆动。
他脸色微沈,蹙起眉头。
「你怎麽会在这裏?」他淡淡的问,听不出情绪如何。
女子见他面无表情,沒有表现出任何惊喜,感觉有一丝失望。
「给你惊喜啊!」
「你是怎麽进来的?」他记得曾经下令,沒有和秘书预约,不准擅自进入他
的办公室。
她不满的咕哝一声,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然后像一条诱人的白蛇,风情万
种的自他的脚底攀至他的腰际。
「不要怪方秘书,我昨晚就躲在这裏了。」她边说边扭动酸疼的腰部。
唉,下次她要想简单一点的惊喜,而不是这样虐待自己。
「昨晚?」他的眉头蹙得更紧,「你躲在这裏一整夜?」
该死!他等等要去质问保全人员,爲什麽她一个弱女子可以躲过他们的巡逻?
「幹嘛?」女子撇了撇嘴,瞪他一眼,「陆辰光,你好像很不愿意见到我?」
他抓住她不规短的小手,「俞小姐,现在是上班时间……」
「我们几乎有半年沒见了,你都不想我喔?」她坐在他的腿上,只涂了护唇
膏的粉嫩唇办刷过他的脸颊。
「你何时回来的?」他的唿吸慢慢的变得深沈,大手搂住她的纤腰。
「前天,」她的嘴含住他的耳垂,娇媚的说:「光,你想不想我啊?」
她曼妙的身子磨蹭着他的身躯,散发出来的香水味是他再欢的,想要解开他
的领带。
「不,我等等要开会。」他眯起眼眸,抓住她不安分的双手。
她皱皱鼻子,一副不甘愿的样子,最后幹脆滑下他的身子,跪在他的面前,
妖娆的扭动身子,缩回小手,顽皮的探向他的裤头。
他挑了挑眉,却不阻止她。
见他不反抗也不阻止,她更是肆无忌惮的解开他的皮带,小手探进西装裤内。
他稍微挪动身子,让她跪在桌子底下,像个小女仆,爲他服务。
她擡起小脸,刚烫的鬈发微微晃动。
在男人的眼裏,她是性感尤物。
粉雕玉琢的小脸,配上晶灿的双眸,眼角微勾,俨然成了勾魂电眼,鼻子高
挺有型,粉嫩的嘴唇噙着淡笑,充满无限风情。
她很美,一笑倾城。
迅速褪去他的裤子,她轻吐舌头,舔弄唇办,美眸裏氤氲着欲念。
她的动作轻佻,隐含着勾引的意味,像只猫女玩弄着他的身体,直到他的黑
眸眯成一条缐,她的小手才覆在已然胀大的欲望上方。
谁说男人不诚实呢?
只要将他们的衣服脱个精光,当下诚实得无所遁形。
陆辰光向来公事公办,很少把私事带进办公室,但是眼前这女人总是离经叛
道,很爱挑战他的临界点。
俞晓蕾的小嘴含住他炽热的欲望,专心而认真的吸吮之际,还以舌尖舔弄着
圆端。
推开她!理智这麽告诉他,他的身体却背叛了他的大脑。
虽然他的眉头紧蹙,但是腰杆不断的挺进,将炽热的欲望往她的嘴裏推送。
他不得不承认她是个资质挺好的学生,在这六年裏,学习任何事都很快,像
现在……她已经褪去原来的青嫩,成熟又熟练的取悦着他。
而他的大手忍不住拂向她的小脸,无瑕的触感让他深深觉得造物主真是不公
平。
时光的流逝并沒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反而将她的气质磨练成熟。
其馀的,她如六年前那样,几乎沒有什麽变化。
她认真的吸吮他胯间的热铁,恶作剧似的,贝齿轻轻嚿咬他的热铁圆端。
他的胸口霎时充满了空气,眉头微微松开,然而当她的贝齿一轻咬,又让他
攒起双眉。
俞晓蕾可以感受到他的唿吸是急促的,熟铁更是狂妄的胀大,而她的小嘴更
加卖力的套弄着熟铁。
当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时,突然推开她。
她粉嫩的双烦布满红晕,嘴唇也因爲套弄他的硕大而变得水嫩红润。
在地面前的女人风情万种,盡管他们相识了六年,他对她依然有着生理上的
沖动。
这女人……
陆辰光双眼微眯,将她自地上拉起,迫不及待的压在桌上。
他的大手探进她的背心裏,一撩高,暴露出被黑色性感的蕾丝胸罩包裹盖的
雪白胸脯。
她扬起嘴角,露出极爲美艳的笑容,修长的双腿主动磨蹭着他的大腿,像是
妖娆魅惑的妖精,不断的勾引他坠入最堕落的欲望。
「光,我要……」她在他的耳边低喃,涂着蔻丹的手指攀着他的颈子。
他嗅闻着她的身子,那惯用的香水不刺鼻,带点花香,是他喜欢的味道。
感官的触感加上嗅觉的刺激,此时的他就像一头发狂的野兽,甫出牢笼,且
带着失控的兽性。
他的大手将她的胸罩往上推,饱满的胸哺映入他的眼底,乳尖呈现粉嫩的顔
色,漂亮至极。
她真是男人心目中的完美女神!
他低头吻住她的唇,舌尖钻入她的嘴裏,恣意的撩拨。
俞晓蕾热情的回应他,粉嫩的舌尖勾缠着他的舌头,半年聚少离多的思念让
她化成一团小火焰,紧紧的缠着他,想要焚烧他所有的精力。
他的大掌探入她的裙内,隔着丝质内裤,抚摸柔软的双腿之间,轻轻抠弄着
小缝,
布料陷进花缝中,修长的指尖在花缝中间轻转,顶弄着她最敏感的中心。
她很热情,宣洩着自己的欲望。
长指才轻轻的顶弄沒多久,丝质内裤就沾染上滑腻的汁液。
「这麽快就湿了?」
他的薄唇离开她的唇办,分开她的一双细腿,「字裙硬是被推至她的腰际。
她那双无瑕的长腿沒有穿丝袜,却细緻滑嫩,让他忍不住来回的抚摸。
俞晓蕾狂野得像只小猫,小手拉着他的领带,不准他有任何的迟疑,美眸直
盯着他。
「光,別再折磨我了。这几个月来,我好想你……」她的舌尖滑过他形状好
看的薄唇。
陆辰光双眼一眯,二话不说,褪下她的丝质内裤。
她盡可能的配合他,身子往后一挪,桌上的物品全都掉落地上,发出不小的
声响。
美丽的长腿还穿着高跟鞋,环住他的腰部,双腿之间的私处大方的抵着他的
硕大。
她像一朵蔷薇,野得不可方物,媚眼一挑,流露出无限风情。
「等……等等……」保险套啊!「安……安全措施……」
他深吸一口气,扶住炽热的硕大,在柔软的花缝间上下游移,随即顶向那水
源充沛的花穴。
「来不及了。」被她挑起的欲望已经燃至极点,无法再撤出她的体内了。
只见他窄臀一缩,腰杆深沈一挺,硕大的圆端撑开水嫩的花办,再往前一挺,
沒入了湿滑无比的水穴。
她的水穴紧窒而窄小,他的热铁一沒入,就被深深的吸入,饥渴得像是等待
已久。
虽然她一脸热切,不过还是因爲他粗鲁的动作而微皱眉头。
和他在一起已经有六年的时间,自青嫩至成熟这段时间,她有时候还是受不
了他的硕大。
不过勐兽出闸,他再也回不了头。
既然她点燃他的欲火,就必须由她来承受,理智也控制不了生理上的反应,
只顾着在那水穴中不断的前进。
她紧咬着唇办,容忍他在她水嫩的花穴裏狂暴的抽撤,每一次进出都充满力
道。
他的双手紧紧箝制住她的柳腰,任意的进出她的体内,那柔软的花壁吸附着
他的硕大。
这是一种无法言语的销魂滋味,每一次他撤出再进入,她的水穴就像是要报
复,将他的热铁绞得更紧。
他喜欢,喜欢她的浪、她的野,还有她绵延不绝的热情。
盡管他对她有些残忍,她依然不悔的待在他的身边。
「光……嗯……」俞晓蕾逸出酥麻的吟哦,双腿更加用力的缠住他的腰部。
「再深一点……」
她的邀请让他亢奋,努力不懈的撞击花穴。
他们的身体十分契合,紧密结合,在花穴裏头的热铁被花壁包裹得十分舒服。
当花穴被热铁蹂躏了几分锺之后,她的双腿渐渐感到酸麻,两人结合之处也
流淌出汁液。
随着他不断抽撤的动作,她的双腿之间被弄得湿泞不堪,还有不少水液喷洒
在晶亮的黑色桌上。
陆辰光毫不在意,依然像一头勐兽,在她的身上爲所欲爲。
炽热的硕大继续磨蹭她的花壁,随着抽撤速度的加快,感觉快要摩擦出火花。
明明这六年来他们做爱的次数多到数不清,但是每一次他进入她体内的感受,
依然让她全身瘫软。
她紧紧的拥着他的身体,感觉他兇勐的熟铁不断的贯穿她的身体,朝最敏感
的花芯前进,似乎想将她体内最柔软的部位占爲已有……
不,她的一切早已属于他所有。
陆辰光的眼眸半敛,望着身下娇喘连连的俞晓蕾。
她仿佛想耍榨幹他的精力,双腿环住他的腰部,不停的摆动腰臀,热情的回
应他。
「你这个魔女……」他低声一吼,腰更沈了,抓住她的腰肢,不怎麽温柔的
撞击她脆弱的花宫。
她弓起身子,让下半身紧密贴合他双腿之间的热铁,享受着粗铁在甬道内抽
撤的快感。
快感夹带一股令她想宣洩的痛楚,于是她咬住他的颈子,淡色的护唇膏也印
在他白色的领子上。
这是她唯一的小把戏,想要在他的身上留下一些什麽。
些微的痛楚爲他们带来莫名的快感,他在她体内抽撤的速度愈来愈快,两人
交合的私处也发出羞人的声响。
「嗯……」她逸出娇声吟哦,额头也冒出薄汗。
粗铁一次又一次的推送,最后将她推向高潮,水穴也开始不断的痉挛、收缩,
紧紧的吸附着他的熟铁。
俞晓蕾全身颤抖,因爲他的给予而感到满足。
不过他还不满意,缓缓离开她,熟铁自她的体内撤出,然后翻转她的身子。
在被他压向桌面时,她看见他胯间的粗铁依然昂扬。
她的小脸红润,像熟透的苹果,双手被他反剪在背后,双脚落地,踩在地毯
上。
精壮的身子压在她的裸背上,让她的双乳贴着冰凉的大理石桌面,她霎时倒
吸一口气。
陆辰光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左手扣住她的雪臀,困住她的动作,然后分
开她一双细腿,胯间的长物再度进入那湿润的甬道之中。
「嗯……唔……」她微皱眉头,原先的痉挛还未消退,因爲他再一次的进入,
让她差点站不住。
他扶住她的身体,让她无法动弹。
俞晓蕾也沒想过要逃,双手反而抓住他的右手,让他蛮横的在她的体内得到
宣洩油偶。
「光……慢点……」她轻声呢喃,
他的唿吸声愈来愈混浊,熟铁被痉挛的花径包裹,背嵴也窜过欢愉的战僳。
此时,他失去原先的冷静,不再是城府极深的商人,现在他只是个充满欲望
的疯狂男人。
他想要宣洩压抑已久的欲念,赤裸且毫不隐瞒的索取她的美丽、她的甜美。
「你是我的……」他低头吻着她的裸背,在失去所有的理智时,仿佛也在她
的身上烙下了属于他专有的印记。
她是他的……什麽呢?
俞晓蕾霉拢眉头,紧咬着唇办。
这一次,她不是忍住吟哦,而是忍住想要问他的沖动。
不能问,因爲这是她和他之间的游戏规则。
下一刻,她慌得回头望着他,因爲他抽撤的速度愈来愈快,撞击的力道也愈
来愈大。
「光……」她露出哀怜的表情,「唔……你……你快了吗?」
「快了。」陆辰光深吸一口气,又加速在她的甬道中抽撤几下,「我要射了
……」
「不……不要在裏面……」这时,她连游戏规则都记得很清楚,连忙出声提
醒他。
他不满的压住她乱动的身子,腰杆不顾一切的往前一挺,将胀大至极限的熟
铁深深埋进她的体内,
最后,兽性战胜了理智。
第一次,他失控的将珍贵的白液全数灌进她的花壶内……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