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棒土匪香穴1-14   人妻小说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人物介紹:



龍勝虎:武功高強的土匪頭子,下身是『黑龍取珠棒』,偏愛熟女,最後所

娶的六位夫人,皆是自己的長輩。



張牡丹:古城縣富貴商號的千金,也是大漢奸劉二狗的夫人,最後嫁給小虎

,下體為『蝴蝶穴』。



林香蘭:龍向天的大夫人,龍向天死後與二寨主通姦,後被小虎收入房中,

下體為『蜜桃春水穴』。



許素琴:龍向天的二夫人,龍向天死後,因為嫉妒林香蘭,與小虎結成夫妻

,下體為『烏螺寶穴』。



蘇琳兒:龍向天的三夫人,與小虎師生緣分,因照看小虎的傷勢,被小虎要

了身子,下體為『鳳冠寶穴』。



文玉茄:小虎的姑母,頗為淫蕩,原先是開青樓的老鴇,為奪文家家產,不

惜用身體勾引小虎,但最終卻愛上了他,下體為『菜花穴』



蔣媚娘:小虎生母,為救小虎,獻出自己的身體,最後與小虎結成母子夫妻

,下體為『金針寶穴』















第一章 勝虎扮奴戲牡丹



年夏,奉天城西古城縣內。



古城縣保安大隊長劉二狗最近可算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三個月前他收到消息

,在臥牛山大寨主龍向天來古城縣採購糧食之際,二狗夥同日本憲兵隊長金橋一

郎,伏擊了匪王龍向天一行人,並且劉二狗親手擊斃了大寨主龍向天,被日本東

北軍破格提拔為古城縣保安團長,真可謂官升三級,就連奉天日報都稱他為:東

北槍神。



此時天已入夜,二狗剛在古城縣內巡視完畢,趾高氣昂的走進了岳父家的富

貴商號。而二狗之妻張牡丹,已經在房裡梳洗打扮得當,大晚上的,這個風騷的

女人裸身穿了一件絲綢材質的紅色旗袍,白皙的小腳上踩著一雙綠色的緞面繡花

鞋,行走間香臀亂擺,兩條纖細、白淨的小腿也甚是撩人,等丈夫劉二狗進屋後

,她趕忙含情脈脈的來到劉二狗身邊,媚眼如絲的為丈夫寬衣解帶。



張牡丹已經年近35歲,因尚未生養過的原因,身材依然保持如少女般的婀娜

,年輕時的張牡丹可謂古城縣第一白富美,她本是古城縣大商家張百萬的獨女,

萬千寵愛於一身,可惜人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牡丹和二狗都已人到中年,卻無子

嗣。當初張家招二狗入贅的時候,張百萬就是看上了二狗老實、勤快又聽話,老

掌櫃本想讓女兒和女婿盡快生下個男丁,好繼承自己偌大的家業,不料兩人卻一

直要不上孩子,在張百萬的安排下,牡丹和二狗看過好幾個大夫,就連奉天城的

洋人診所都瞧不出病根。古城縣的百姓都傳言:劉二狗是壞事做的太多,上天給

他的報應。



但張牡丹卻心裡有苦不能訴與人知。



「當家的,今天我用花瓣洗了身子,一會兒你可得多使點勁兒,別讓我白辛

苦一場。」張牡丹一邊幫劉二狗更衣,一邊叮囑道,生兒育女就是她現在最大的

念想。



「使什麼勁兒?就你這身子,多好的種子也長不出果兒!今晚我累了,你別

碰我,敗家老娘們兒,趕緊去給我弄點兒酒菜,我整兩口再睡。」劉二狗一聽張

牡丹說要行房事,心裡就種懨懨的感覺。



要說保安團長劉二狗以前可不敢對自己的婆娘如此放肆,他在張家的地位一

直不高,也就近幾個月,憑借自己與日本人的關係,他才徹底翻身,一改往常唯

唯諾諾的樣子。



「你得瑟個什麼勁兒,要不是我爹給你買這個官兒,你現在也就是我家的一

條看門狗!要喝酒自己去拿,老娘可不伺候你。」張牡丹也不是省油的燈,平日

裡她大小姐的身份在商號裡也驕橫慣了,最近二狗突然小人得志,開始忤逆自己

,她還真有點不習慣。



「操,你爹給我買官兒還不是為了你家的生意,現在我的地位和名聲全是靠

老子自己打拼出來的,我還告訴你,以後最好別拿你那個財迷鬼老爹說事兒,惹

毛了我,我把老東西也送進日本憲兵隊裡吃鞭子去!」劉二狗已經不是當年的小

長工,他現在是日本人跟前的大紅人兒了,哪能再受岳丈和媳婦兒的氣。



「狗屁名聲、地位,你就是個漢奸,你算什麼男人,下面又短又細不說,每

次都撐不過三分鐘,跟你過了快20年,老娘都不知道丟身子是啥滋味,呸,沒用

的東西。」張牡丹開始氣急敗壞的揭二狗的老底兒。



「我操你娘……你個騷母狗敢罵我,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哎吆……還

他媽的咬我……我操……」劉二狗最恨婆娘張牡丹譏笑他的下體短小,當下就爆

發了。



幾分鐘後,房子裡開始傳出張牡丹罵罵咧咧的哭聲:「殺千刀的畜生,白眼

狼啊,你還真動手啊,我不活了,日子沒法過了,我跟你沒完……」



「哭,你自己接著哭,媽的,老子不在這個家睡了,敗家娘們兒。」劉二狗

邊罵,邊提著盒子炮從房間裡跌跌撞撞的走了出來,右手背上有些血漬,看來張

牡丹這一口咬的還挺狠。



片刻之後,張牡丹趴在秀榻之上正昏昏欲睡時,房門又被人敲響了。



「滾犢子,有種你別回來,去你保安團的狗窩睡去,這沒你睡的地方。」張

牡丹以為是劉二狗折返回來,當下餘怒未消,在床上厲聲罵道。



「大小姐,我是小虎,老東家讓我過來看看你,大小姐你沒事兒吧。」



說話的少年是兩個月前剛被張百萬招到家中的小夥計虎子,平時與商號裡的

長工們一起住在前院,剛才張牡丹與劉二狗吵架,肯定是被張百萬聽到了,所以

才差了虎子過來探探情況。



張牡丹平日裡不反感虎子,這小夥子雖然年紀不大,但甚是機靈,尤其是虎

子身材壯碩,樣貌卻清秀英俊,並且這小子還識文斷字,為人處事更是沒得說,

才來張家兩個月,已經深得老掌櫃張百萬的信任。



但今晚張牡丹剛挨過打,心情不好,慢吞吞的把房門打開之後,話都懶得說

,直接又躺倒在床榻之上。剛才劉二狗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她嫵媚的臉蛋上,此刻

她左側的面頰此刻已經開始浮腫起來。



虎子用洋火將房中的蠟燭點燃,默默的收拾起散落在地板上破碎瓷器,張牡

丹卻有些不耐煩的對虎子說道:「去給我爹說一聲,我沒事兒,現在你也趕緊出

去吧,明天再來收拾。」



虎子唯唯諾諾的起身,看著躺在床榻上的張牡丹,她那兩條從旗袍下露出的

美腿,在搖曳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的妖嬈,可惜現在伊人帶淚,虎子有些心疼的說

道:「大小姐別生氣了,氣壞了身子老東家肯定心疼,我覺得大掌櫃(劉二狗)

根本就配不上你,你這麼好看的一個人兒,他怎麼捨得下手去打?你等著,我那

兒有祖傳的藥膏,拿來給你擦上,明天一準兒見好。」



說完虎子就躥到門外,奔前院的下人房去了。



張牡丹此時心煩意亂,她和劉二狗動手打仗也不是一回兩回了,在劉二狗沒

當保安團長之前,張牡丹在家裡幾乎是說一不二,劉二狗就是一個跟她同睡的奴

才,只要張牡丹一不高興,老掌櫃張百萬就要痛罵劉二狗一番,可現在劉二狗一

下與日本人攀上了關係,竟然開始跟自己動手,讓從小就嬌生慣養的張牡丹心裡

很失落,偏偏父親張百萬又是個欺善怕惡的主兒,看著自己的女兒受委屈,也不

敢言語,反倒是才來商號兩個月的小夥計虎子,雖然年紀不大,竟對她也知冷知

熱,這讓張牡丹心中更覺得委屈。



少頃,虎子又推開了張牡丹的房門,手裡拿著一個白色的小瓷瓶,來到張牡

丹的床前輕聲說道:「大小姐,這是我們家祖傳的藥,消腫、去火很管用的,平

日裡咱商號的夥計們誰磕著、碰著,都是我給治好的,你就放心使用,來,我給

大小姐抹到臉上。」



虎子說完,將燭台拿到張牡丹的秀榻旁,紅彤彤的燭火將張牡丹豐腴白皙的

身子渲染成醉人的粉紅色,再加上張牡丹身上薄薄的絲綢旗袍,讓虎子看的神情

恍惚,整個人都呆掉了。



「辛苦你了虎子,明天你去櫃檯拿一塊大洋,就說是我賞你的。」張牡丹見

虎子的目光一直盯在自己所穿旗袍的開叉處,她低頭一看,自己雪白的屁股竟然

露出了大半個,當下趕緊將旗袍往下拽了拽,出言打破了眼前的尷尬。



「不,不,大小姐你客氣了,只要大小姐不嫌棄我這個粗手笨腳的下人就好

。」虎子說話的時候,臉蛋已經羞的通紅,模樣甚是可愛。



張牡丹依舊躺在床上,只是用雙臂反撐著自己的上身,輕柔的坐了起來,挺

胸昂首,雙眼緊閉著對小虎命令道:「抹吧,明日且不可對旁人說我與大掌櫃動

手的事兒。」



虎子點頭,當下走至床邊,用食指從白瓷瓶中挑了一些白色的藥膏,在張牡

丹嫩滑的臉蛋上輕輕的塗抹起來,而他的眼睛卻在不經意間撇到了張牡丹起伏不

停的胸脯,一對香乳近在咫尺,就連張牡丹身上發出的玫瑰般的香味都能嗅到,

虎子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發出『咕咚』的響聲。



張牡丹聞聲掙開眼睛,看到虎子濃眉大眼的臉龐,離自己的臉蛋兒不過十幾

厘米的距離,她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打量自己面前的這個小夥計,雖然這個小

夥子只有17歲,身材卻高出常人一頭,看上去有些消瘦,但從他穿的粗布馬褂裡

露出的兩條手臂,卻是肌肉分明,一看就知道虎子是個精壯的年輕人。張牡丹在

成親之後,從未如此近距離的端詳過除丈夫劉二狗之外的男人,眼前這小夥子五

官精緻不說,口鼻間還透著一股英武之氣,張牡丹從自家珍藏的《春宮相術》中

看到過:鼻樑高的男人,下體一般都很粗大,在行男女之事的時候,可以讓女人

輕易的丟掉身子。



張牡丹雖然正值女人性需求的巔峰年齡,可偏偏她那個天殺的丈夫劉二狗陰

莖生的十分短小,只有幾厘米大,而且劉二狗前些年又得了早洩的毛病,近幾年

張牡丹的性生活過的猶如守活寡一樣,每天都在苦苦的煎熬之中。早些年的時候

,劉二狗也讓張牡丹體會過幾次『丟身子』的感覺,但隨著他的性能力是越來越

差,能撐過3分鐘的時候都不多,每做一次,張牡丹的心裡就難受一次,有時在

她正準備高潮的時候,劉二狗突然射精,讓張牡丹感覺自己水淋淋、火辣辣的肉

洞中彷彿有只小耗子,在不停的抓撓著自己的美穴兒,這種麻癢難耐的感覺讓她

苦不堪言。



今晚,她本來把自己白嫩、成熟的身子洗淨,想讓丈夫劉二狗可勁兒的折騰

一番,就算得不到滿足,至少也能解解燃眉之急,卻不料竟然發生先前兩人打架

的事件,牡丹內心的慾火雖然暫時被壓制下來,但此刻虎子滿身男人味兒的矗立

在自己跟前,又一次把她的情慾撩撥起來。並且她也從虎子羞澀的眼神中,看出

了虎子對自己的慾望,當下,張牡丹眼角含春,緊抿著嘴唇,偷偷將旗袍又往上

拉了一點,旗袍下端接著就露出了她那兩條白皙、豐腴的美腿,看上去光滑、柔

軟,充滿了成熟女人的肉感。



「大小姐,你的皮膚真好,臉蛋兒摸起來好滑。」虎子已經注意到張牡丹的

小動作,如此香艷的場景,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當下鼓起勇氣斗膽對張牡丹說了

一句曖昧的話語。



對於小虎這種17、8歲的貧窮少年,平日裡接觸的儘是一些髒兮兮的苦勞力

,今晚他近距離的見了主子張牡丹雍容華貴的臉蛋和白皙滑膩的大腿之後,心裡

的慾火早就把他的理智燃燒殆盡。



「虎子,你真會說話,但張姨知道,張姨今晚肯定特別難看,臉都被那個王

八蛋打腫了。」張牡丹說完,下意識的擡起一隻手整了整自己已經有些淩亂的頭

髮,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端莊。



「不,大小姐今晚比平時都要好看,我,我……我覺得……你是古城縣裡最

美的女人……」虎子說完,同時停止了手上的動作,藥已經抹完,他不得不把手

從張牡丹的臉上拿開。



「呵呵,小虎子說話就是中聽,哎吆,剛才我被那個王八蛋踢到腰了,虎子

你幫姨揉揉腰吧,來,坐到床上來。」張牡丹說完,把身體往床榻的內側挪了挪

,翻身趴下之後,隨手拍了拍床榻的外側,示意虎子坐上來。



「好……嗯……好……我……我……」虎子接連說了幾個好字,情緒有些激

動,但他已經雙膝跪在了張牡丹指定的床沿上。



此時張牡丹的身體自然彎成一個誘人的弧度,兩邊是緊繃翹起的屁股和雙臂

撐起的香肩,中間是她纖細的腰肢。虎子情緒激動的在自己的粗布外衣上擦了擦

雙手,隔著張牡丹薄薄的絲綢旗袍,輕輕按在了張牡丹的屁股上方。按下之時,

虎子清晰的聽到張牡丹輕微的呻吟了一聲『哦』,像是在暗示虎子可以更大膽一

些。



「虎子,往下點,腰這裡已經好多了,張姨的屁股也有點疼呢。」在虎子戰

戰兢兢的為張牡丹按摩了一會兒之後,牡丹知道憑虎子的身份和年齡,是萬萬不

敢主動勾引自己的,還得她親自送貨上門才行。



虎子把手放到張牡丹的豐臀上之後,已經察覺到大小姐旗袍裡面竟然什麼也

沒穿,激動的虎子呼吸急促,情不自禁的俯身下去,將自己稜角分明的臉蛋慢慢

的靠近張牡丹的臀尖,幾乎要把臉貼到牡丹身體上的時候,他才停住,雖然他覺

得自己這樣做十分隱秘,但張牡丹已經感覺到這個年輕人呼出的熱氣,正吹打在

自己的香臀上,這讓牡丹心裡有點沾沾自喜,當下暗道:我一個半老徐娘的大娘

們兒,竟然讓一個未經人事的年輕人如此著迷,看來老娘的風韻還真是不減當年。



「哦……虎子……把手伸到我衣服裡面……好好給張姨揉揉大腿,剛才被那

個挨千刀的把我推倒床上,可能是碰到腿上的筋肉了,現在還有酸楚呢。」張牡

丹知道,只要自己再稍微給這個楞頭小夥一點兒刺激,他就會奮不顧身的撲到自

己身上,到時,自己這一身美肉,被這個強壯的少年使勁一折騰,得是多暢快的

事兒。



虎子壓抑著內心的衝動和喜悅,順從的將雙手摸在了張牡丹滑膩、冰涼的兩

條玉腿上,接著張牡丹一聲輕柔的呻吟,讓虎子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把臉

直接埋到張牡丹高高聳起的兩片臀肉之間,隔著那層柔軟的絲綢,一口咬在了張

牡丹的豐臀之上,鼻翼間傳來一股女人下體特有的氣味,是一種微酸、淫靡的氣

息,讓虎子的情慾更濃,嘴巴也開始隔著旗袍,向張牡丹?溝子中間舔去。



「呵呵……虎子,你怎麼咬張姨的屁股,小心張姨憋不住小解,尿你一嘴,

讓你好幾天都吃不下東西。」張牡丹不知廉恥的說道,她知道虎子對自己的身子

已經迷戀的無法自拔,當下撒嬌的說道。



「好香……大小姐的屁股好香……我估摸著大小姐的尿也是甜的,你要真尿

,我就全喝了。」事情發展到如此的地步,虎子也不再害怕,雖然他少不更事,

男女之間的事兒也只是聽別人瞎說,但此刻張牡丹風騷的話語和動作,早已讓他

激動不已,情不自禁。



「那你想不想看看張姨尿尿的地方?」張牡丹已經有些忍不住了,這些年的

情感缺失,讓她把希望全部寄托在眼前這個強壯的少年身上,她相信這個年輕人

,今晚一定會讓自己體會書中描寫的那種『飛上雲端』感覺。



「嗯,想必大小姐的下身定是美極了,我心裡想的緊呢。」虎子說完,雙手

放開張牡丹的屁股,等待她轉身之後,為自己展示女人神奇的下體。



張牡丹畢竟是過來人,她故意緩慢的轉過身子,用兩隻美腳支撐著自己的屁

股,將旗袍的下擺緩緩的提到腰間,最後才羞答答的將自己那兩條雪白的粉腿打

開,中間那條黑毛叢生的陰戶就暴露出來。



虎子迅速趴下,將頭慢慢的靠近張牡丹的下陰,因為燭光過於昏暗,只看到

張牡丹下面的體毛很茂盛,在密密的陰毛中央,一條紅色的肉縫正散發出微弱的

熱量,好像這條縫隙還在自行收縮,輕微的蠕動著。



「大小姐,我看不清,來,你坐到床邊,我到床下好好端詳一下行不?」虎

子說完,用右手的食指輕輕戳了一下牡丹的陰戶,指尖正好碰到張牡丹敏感的穴

珠上,隨即牡丹發出一聲羞澀的呻吟聲。



「你這小奴才真能折磨人,趕緊看,看完要給我舔,這麼美的穴兒可不能讓

你白看。」張牡丹說話間已經坐到了床沿上,兩隻腳像蜘蛛一樣叉開,用腳後跟

踩著床邊兒,身體後傾,陰戶卻徹底的暴露到了外面。不過她說話還是一貫的命

令口吻,她想讓這個年輕人給自己舔舐那條被劉二狗入了近20來年的肉縫,以此

來彰顯她張家大小姐身嬌肉嫩。



虎子是美色在前,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身份,當下跪在床前,就近藉著燭火

,生平第一次見到了女人的下體,還是如此美艷風騷的水穴兒。



張牡丹雖然年近35歲,下身又被丈夫劉二狗入了快20年,但因劉二狗天生陰

莖細小,加之每次做愛的時間短之又短,所以牡丹的陰戶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幾乎保持了少女原有的嬌嫩,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她的外陰變得更加豐滿,

小陰唇的顏色也變成了鮮艷誘人的紫紅色,嬌小的陰蒂卻依舊是粉色的,尤其是

牡丹的兩片陰唇,格外狹長,猶如蝴蝶的兩隻翅膀,書中記載:此穴名為『蝴蝶

穴』。



虎子看到這裡,情緒分外激動,雙手緊握,牙齒咬的『咯咯』直響,猛然間

,虎子伸出自己粗壯的舌頭,重重的抽在了張牡丹的最最敏感陰蒂上,只這一下

,立時讓牡丹渾身打了一個激靈,屁股下意識的往回縮去。二虎子看到平時對自

己指手畫腳的女主人,此刻竟然在自己舌頭的攻擊下開始退縮,心中有種逆襲的

快感,當下伸手將張牡丹的身子攔腰抱住,雙手環過張牡丹的大腿根兒,把她的

屁股緊緊按在床沿上,嘴唇迅速堵在張牡丹的情口外,舌頭狂風暴雨般的在牡丹

早已淫水潺潺的陰戶中攪拌開來。



兩片陰唇和小巧的穴珠此刻被小虎無情的蹂躪著,張牡丹的身體都不由自主

顫抖起來,這些以往在只在書中看到的情節,張牡丹在現實中並沒有實踐過,她

出身在富足的大戶之家,家教甚嚴不說,就算成親之後,丈夫劉二狗早年又是個

老實巴交的下人,雖然近幾個月才小人得志,可是他們年齡已大,早就沒有了男

女之間的激情。張牡丹做夢也沒有想到,就在今天晚上,因為她剛才一句玩笑話

,竟然被眼前這個美少年當真,自己寂寞已久的美穴兒,第一次接觸到了男人強

壯而靈活的舌頭,而且它還在自己的小穴中如此大力的折騰,一切都出乎牡丹的

預料。此刻,牡丹感覺自己的心兒都要被這個少年舔化了,兩天美腿情不自禁的

將小虎的腦袋加緊,雙手也愛戀的輕撫起小虎雜亂的頭髮,一時間牡丹感覺自己

就像一個充滿愛意的母親,正用下身的水穴兒哺乳著自己的兒子一樣。



「虎子……阿姨的好孩子……阿姨的紅穴香臀好不好……阿姨的心兒都要被

你舔碎了……奴家的親漢子……我的玉穴寶珠……要被虎子舔爛了……用力……

張姨明天再賞你十塊大洋……好虎子……你的舌頭好勁……把再往裡插點兒……

對……哎呦……壯虎子……猛虎子……阿姨的心肝肝……人家的腿都軟了……沒

勁兒了……好舒服……奴家要丟身子了……」在小虎連續幾分鐘的猛烈舔舐下,

張牡丹久曠的情慾得到了第一次釋放,高潮之後,穴中的淫水接連湧出,但都被

小虎吸到口中。



「虎子……親相公……你且輕一些舔弄……待張姨緩緩神兒……乖孩子……

就把舌頭插進姨的小穴中……哦哦哦……好孩子……不要動了。」張牡丹說話的

時候,神色都顯得有些萎靡,剛才突如其來的高潮連她自己也沒有想到會來的如

此之快,平時得不得滿足的自己,身子竟然如此不堪玩弄,大戰尚未開始,只是

被虎子用舌頭猛烈的舔了一會兒自己的下體,便已經一瀉千里。



小虎倒是很聽話,雙手不停的撫摸著張牡丹的雙腿和香臀,舌尖靜靜的夾在

牡丹尚在不停抽搐的浪穴之中,而此時牡丹穴中淌出的淫汁中帶著一種酸澀的味

道,不停的刺激著小虎舌尖上的味蕾,這也讓小虎更加興奮,粗壯的雞巴已經在

褲子裡跳動起來。



十幾分鐘後,張牡丹慢慢恢復了體力,她溫柔的在小虎腦門上拍了拍,嬌羞

的說道:「虎子,你且到姨娘的床上來,讓奴家伺候你脫掉衣服吧」。



隨著小虎帶給張牡丹的第一次高潮,竟然讓牡丹一改往日傲慢的嘴臉,就連

說話的語氣都變得溫柔起來,神情就像一個體貼的妻子。



虎子對張牡丹的改變並沒有什麼感覺,此刻他就像一個沒有吃飽的嬰兒,把

張牡丹的下體當成了奶頭,他興致勃勃的用舌尖逗弄著張牡丹飽滿的下陰,玩的

不亦樂乎。對於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年,有什麼能比一個熟女多情的香坑更有誘惑

力,所以虎子一沾上牡丹的騷穴兒,哪肯輕易鬆口,在張牡丹說完之後,虎子還

在認真的舔舐著牡丹的大小陰唇,最後猛然嘬了一下牡丹的穴珠,連同上面的淫

水一起嚥入腹中。



張牡丹看著自顧玩樂的小虎,心中充滿了母性的柔情,接著輕聲細語說道:

「好孩子,姨知道你喜歡姨的香穴穴,只要今晚你把張姨伺候舒服了,日後張姨

白嫩嫩的身子還不夜夜任你吃、任你舔,好孩子,讓張姨看看你的小棒棒,別又

是個中看不中用的傢夥。」



虎子聽到張牡丹這樣說,少年好勝的心氣一下就點燃了,當下鬆了張牡丹的

雪臀美腿,一縱身跳到張牡丹的秀榻之上,在牡丹眼前,快速將身上粗布外衣除

去,並隨手用上衣將自己嘴上的淫汁擦拭了一番,最後將下身的棉布短褲也一併

退到腳下,胯下那條紫黑色的大肉棒瞬間跳了出來,差點抽到張牡丹那張余腫未

消的臉蛋上。



也不知是被眼前的大肉棒嚇到了,還是張牡丹後悔自己引了一個擁有如此巨

棒的少年到自己床上,她曾經在書中看到過,小虎的雞巴是男人中的極品:『黑

龍取珠棒』,意思是可以輕易的觸碰到女人陰道深處的花心。此刻牡丹跪坐在小

虎身前,表情如同泥塑一般,圓張著櫻桃小嘴,看著兀自在空中自行跳動的大肉

棒,自言自語的說道:「媽呀,這麼大的傢夥,還不把奴家下面的嫩穴兒捅爛了?」



看著被自己的大肉棒驚呆的張牡丹,小虎眼中閃爍著自豪的光芒:「大小姐

,你看我這個中用不?咱商號裡夥計們的雞巴可都比不過我呢。」



張牡丹頓時一晃神,迅速用雙手將虎子的大肉棒在手裡,低頭仔細端詳了一

會兒,媽呀,兩隻手並排都握不過來,緊接著牡丹欣喜若狂的用自己的朱唇不停

的吻在這條堅硬似鐵的『凶器』上,那感覺就像是一個武林高手得到了人間最厲

害的武功秘籍一般興奮。



「天殺的小奴才,你這棒棒可愛煞奴家了,今晚姨娘怕是要死在你手上了,

一會兒你可得對奴家溫柔一些,太嚇人了,我打你這條讓人又愛又怕的壞東西,

打你、打你……」張牡丹實在太過興奮,像個任性的小姑娘一樣,用手接連拍了

幾下小虎的雞巴頭。



「張姨,你打的我下面好生受用,求你再使點勁兒,剛才你打我雞巴的時候

,我都想尿尿了。」小虎說著,情不自禁的將下體往張牡丹面前頂了頂。



「你敢!絕對不許尿,要是你敢現在就射精,看老娘不扒了你的皮,你現在

把老娘的癮都勾上來了,光憑舌頭就想交差?你以為老娘這麼好打發?狗奴才你

給我聽好了:如果你敢射在我丟身子之前,明天我就把你送到保安團,告你個半

夜入室強姦良家婦女的罪名,到時候不把你活活打死才怪。」張牡丹已經受夠了

男人早洩,聽小虎說完,她以為小虎和劉二狗一樣,也是個快槍手,當下生氣的

雙手使勁握住虎子的大雞巴,恨恨的捏了兩把。



「哎吆,大小姐輕點,你放心,今晚我一定好好伺候你,就怕你的身子吃不

住勁兒,被我兩棍子捅壞了你的美穴兒,到時候你可別將我一腳踢下床,我豈不

是要憋出病來。」小虎說完,蹲下身來,伸手將張牡丹按倒在床上,一隻大手有

些賭氣的隔著牡丹身上的旗袍,使勁揉捏牡丹有些下垂的乳房,感覺十分柔弱,

就像兩塊麵團,看來這個女人也只是下身和臉蛋保養的還可以,奶子早就被劉二

狗摧殘的走了型。



「你一個毛頭小子吹什麼牛,看我一會兒不夾的你喊親娘。」張牡丹雙乳被

小虎一揉,情慾大盛,說話間將小虎的大肉棒依依不捨的放開,迅速將身上所穿

旗袍側面的紐扣打開了幾個,捲了幾下便已露出了她那豐滿渾圓的大屁股和白皙

平坦的小腹,接著張牡丹的雙腿往兩邊平平伸開,如同鳳凰展翅一般,將自己那

條水漬漬的肉縫亮了出來。



小虎依舊對張牡丹的騷穴意猶未盡,見此情景,又情不自禁的趴到張牡丹雙

腿之間,剛把舌頭鑽入牡丹的穴中,就聽牡丹呻吟了一聲,接著說道:「小奴才

怎麼光知道練嘴,快把你的臭雞巴捅進姨娘的香穴兒裡,今天算是便宜你小子了

,要擱到平時,奴家這嬌貴的身子,那是你這種下賤的奴才能夠觸碰的。」



「呵呵,張姨放心,俺虎子可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以後俺給你當牛做馬、端

屎端尿,俺都樂意。」小虎雖然嘴裡這麼說,但心中難免有些生氣,將早已憋得

即將爆炸的肉棒送至張牡丹的情口處,右手扶著自己的雞巴根兒,用紫紅色的龜

頭,不停的在張牡丹的穴口前研磨,但始終不肯進入。



「狗東西,還知道吊老娘的胃口,哎吆吆……好舒服……好虎子,快把棒棒

放進張姨的香坑裡……哎呀……媽呀……你個王八犢子……輕點……疼死我了…

…嗚嗚……抽……出去……嗚嗚……放開……我……嗚嗚……疼啊……親爹……

牡丹……疼……穴穴疼……媽呀……」張牡丹開始急著催促小虎把大肉棒杵進自

己的浪穴中,她心裡一直合計:怎麼說自己也是個35歲的老娘們兒,下面的肉窟

窿也算是久經沙場,怎麼會怕一個孩子的雞巴。但事實超出了她的想像,等小虎

突然一棍將雞巴插入她的穴中,她的小穴穴瞬間被塞的滿滿當當,她可算知道男

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劉二狗的小雞巴雖然無法使她得到高潮,但起碼自己可以

承受的住,小虎這個愣頭青偏又不懂得憐香惜玉,剛才那一下是有多勁兒使多大

勁兒,這一棍子搗下來,直接轟在張牡丹穴中的花心上,連同她情口外面兩片薄

薄的近乎透明的小陰唇也一起被帶入陰道中,那粉嫩的穴肉瞬間不由自主的抽搐

起來,將小虎的大肉棒緊緊的包裹起來。



小虎感覺自己的大肉棍一插進張牡丹的下體之後,龜頭就頂到了一團軟綿綿

但彈性十足的肉球球,他只是聽說女人是有穴心子的,卻不知道這就是女人的子

宮頸,所以當小虎的大雞巴杵上張牡丹最嬌貴的身體部位時,她覺得全身瞬間都

麻痺了,還有就是小虎肉棒太粗,使她的陰道幾乎擴張到了極限,讓張牡丹的下

體有種被撕裂的錯覺。所以張牡丹立時大聲叫了起來,小虎趕緊用手將她的櫻桃

小口摀住,生怕前院的張百萬聽見,鬧不好真的以為自己在強姦他女兒,交到保

安團,自己的小命可就沒了。可現在小虎的大肉棒被張牡丹火辣辣的穴肉緊緊包

裹著,他又捨不得抽出來,當下只將雞巴抽出一大半,留下一個碩大的龜頭在張

牡丹的騷逼之中輕輕抽動。



「好張姨,你可千萬別大聲叫了,讓老東家要是聽見,我就活不了了,我這

就放手,你可不能再喊了。」小虎小心翼翼的說道。



小虎的手一放開,就聽張牡丹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兩隻粉拳連續敲打在小虎

的胸膛上:「疼死奴家了,你個挨千刀的奴才,剛才差點要了姨娘的命,你當奴

家是杏花樓的婊子嗎,張姨這麼嬌嫩的香坑,你咋能用這麼大勁兒杵,剛才差點

就讓你戳壞了。」



張牡丹就是典型的口是心非,剛才小虎那重重的一刺,已經將她的情慾撩撥

到極點,雖然那種酸麻的感覺讓她有點手足無措甚至感覺可怕,可女人畢竟喜歡

這種受虐般的刺激,尤其是張牡丹這種長期得不到性安慰的美艷熟女。此刻她嘴

裡看似生氣一般的罵罵咧咧,但心中早已對小虎這條巨大的肉棒愛戀不已,而且

小虎將雞巴抽出大半之後,尚停留在張牡丹穴中的龜頭,無時不刻不再刮蹭著張

牡丹的敏感的陰道,幾下之後,張牡丹開始主動用自己緊俏多汁的玉穴兒,反過

來輕輕的套弄起小虎的雞巴來,每次都很有分寸,幾次之後,張牡丹已經知道自

己的小穴只能吃進小虎那條大肉棒三分之二左右,再往裡頂,就會杵到自己的子

宮頸,接著又會出現渾身無力的那種酥麻感覺,連續試驗了幾次之後,張牡丹就

已經對這種感覺欲罷不能,睜眼見小虎被自己剛才的叫喊聲嚇的不敢亂動了,當

下心中一軟,柔聲說道:「好虎子,剛才張姨太緊張了,你別怕,一會兒張姨要

是再叫,你就用這個把我的嘴堵住。」



張牡丹說完,將自己身上的旗袍全部脫了下來,揉成一團交到小虎的手中。

一時間,她一身白花花的美肉都落入小虎目光呆滯的眼中。



小虎何曾見過如此白皙、豐滿、香艷的肉體,尤其是張牡丹本身就風騷異常

,將旗袍交由小虎之後,還故意用雙手將胸前一對軟綿綿、白嫩嫩的大奶子對著

小虎搖了搖。這輕佻的動作,就像催命的靈符,小虎一下從驚呆中醒了過來,瞬

間撲倒在張牡丹柔軟、嬌小的身體上,雙手近乎殘忍的將張牡丹一雙美乳捏的完

全變形,白色的乳肚上,輕而易舉的就被小虎捏出了幾條紅色的抓痕。這還只是

開始,小虎摸完張牡丹的雙乳,接著就如同瘋狂了一般,不停的親吻著張牡丹的

上身,從嘴唇、頭髮、耳垂、香肩到乳房、脖頸、鎖骨,最後是腋窩、胳膊和手

指。一邊親,一邊小聲在張牡丹耳旁小聲呢喃著:「大小姐……張姨……我的好

姨娘……我愛你的身子……愛你身上的白肉肉……愛你的大奶子……愛你的大騷

逼……我的美肉姨……我的好親姨……我的大騷姨……我的浪逼姨……我要咬爛

你……我要揉爛你……我要捅死你……我要插死你……插死你個浪婊子……搗爛

你的騷逼、浪逼、美逼、香逼、賤逼、臭逼、水逼、嫩逼……」



張牡丹剛開始被小虎用力捏住乳房,差點沒叫出聲來,隨著小虎如同癲狂一

樣的親吻自己的身體時,張牡丹從心裡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她知道身上的

這個少年已經徹底的為自己的身體而瘋狂,所以不管此時此刻小虎如何辱罵她、

蹂躪她,她都毫無怨言。並配合小虎的動作,不時的吐出自己的丁香小舌任他品

嚐,還在言語上與小虎相互回應:「虎子……我的好孩子……姨娘的親漢子……

我就是你的騷姨……浪逼姨……我就是個婊子……連婊子都不如……給漢奸當婆

姨……我就是個人盡可夫的漢奸婆……親相公……你就插爛我的騷逼……浪逼…

…賤逼……美逼吧……我願意讓我的虎子干爛美穴穴……來寶寶……吃姨娘的奶

頭……戳牡丹的小逼……嗚嗚……好痛……嗚嗚……好舒服……我要不行了……

虎子……快堵住牡丹的嘴…嗚嗚……我快忍不住了……快含住姨娘的小舌頭……

用力捅……用力插……嗚嗚……哦哦……嗚嗚……」



在張牡丹淫穢、下賤的言語刺激下,小虎的雞巴如同一條蟒蛇,使勁的往張

牡丹的穴中鑽去,起始的時候,小虎尚能控制自己情緒,每次插入都留一段餘地

,雞巴頭剛碰到張牡丹的穴心子就停下,隨著張牡丹極盡誘惑的催促,小虎開始

發動猛烈的攻擊,每次都要把張牡丹的穴心子頂成一團肉餅才肯罷休,張牡丹知

道自己會無法克制的大聲呼喊,就把舌頭送入小虎的口中,而自己就像一片在狂

風中飄蕩的樹葉,被小虎抽插的身體搖擺不定。



「張姨……我要射了……你丟身子了嗎?」 連續數千下的猛攻之後,小虎

將雞巴稍微一縮,吐出張牡丹的舌頭說道。



「嗯嗯……已經三次了……好孩子……你真的好威猛……你再頂……姨娘真

的要死在你手裡了……」張牡丹此刻已經全身癱軟,有氣無力的說道。



「你且再忍耐一下……我這就射給你……我的好姨娘,我的美肉肉。」



「嗯……好寶寶……猛漢子……姨娘愛你……嗚嗚……姨娘就是死了也心甘

……」牡丹動情的說道。



張牡丹還未說完,小嘴又被虎子用嘴封上,她知道接下來自己迎接的將是小

虎最猛烈的抽插,所以她用雙腿纏在小虎的腰上,想通過這個姿勢減輕小虎給她

帶來的疼痛,但小虎順勢用雙手各抓住張牡丹的一雙小腳,放到自己肩膀上之後

,身體跟著往下一趴,讓張牡丹的身體徹底彎曲,屁股上翹,陰戶被擡得很高,

幾乎與雙腿齊平。這個姿勢讓張牡丹的陰戶完全使不出一絲的力氣,只有被插、

被捅的份兒。情急之下,張牡丹只得用雙手牢牢的抓住腦後的鴛鴦枕頭,自己就

像一隻等待被剝皮的羔羊,表情驚恐的等待著接下來的狂風暴雨。



女人的子宮在一般情況下是封閉的,子宮頸平時並不張開,而當小虎的大雞

巴刺入張牡丹的身體之後,碩大的龜頭竟然生生將張牡丹的子宮頸頂出一條縫隙

,張牡丹頓時渾身痙攣,眼淚、口水不受控制的湧了出來,她在顫抖中試著將小

虎推開,但此時她的力氣早已被抽空,除了被插她哪有別的選擇。終於,在小虎

又猛烈的抽插了近百下之後,大肉棒成功的轟開了張牡丹的子宮頸,龜頭徑直探

入到她的子宮內,同一瞬間,張牡丹一聲哀嚎,十指緊緊的抓著小虎堅實的手臂

,身體一動也不敢再動,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肆意馳騁。而小虎也感覺自己的龜頭

被張牡丹的下體緊緊夾住,這種緊俏無比的感覺,終於打開了他的精門,同一瞬

間,小虎就將自己滾燙的少年初精拋入了大小姐張牡丹的體內。那疾射而出的精

液,一次又一次的噴射在張牡丹敏感異常的子宮後壁上,幾乎要窒息的張牡丹終

於精神一鬆,整個人暈厥過去。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