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誕的宴請   人妻小说 

爲了感謝鄭局長對慧芳的提拔之恩,我特意請她單位?的主要領導——鄭局

長、劉書記以及工會康主席三人來到我家?吃喝了一頓,以表示謝意。那天正好

星期六,老婆和我商量著如何請單位的三位老總來家?坐坐,老婆說晚上來吧,

時間長一點,好聊天什麽的,我一聽也對。于是上午便與老婆一起出去采購酒菜

等,下午又陪老婆去商店買了幾件漂亮性感的睡衣,總不能讓老婆在領導面前丟

醜吧,我心?暗暗想到。



回到家?,讓老婆一試,真是性感誘人。我忍不住抱著老婆親了起來。直搞

得老婆嘻嘻直樂:「傻老公,別鬧了。我們要準備酒菜了,等會兒天黑了,老總

一來,看你如何應付。噢。」老婆邊笑邊躲著。「怕什麽,有你呢。今晚你可是

大主角呀。他們是特來看看你呀」我打趣地逗著她。「呸。瞎說。」「親愛的,

時間還差半個多小時才黑天呢。我們不如坐下來歇會兒吧。」



我捉住老婆就坐到了沙發上,伸手打開了DVD,?面立即播放了昨晚我放

入其中的一個A片,正好鏡頭是三男一女在瘋狂做愛。女主角的淫叫聲立馬充滿

整個客廳,老婆一見這個,一下子站了起來,好像很感興趣,因爲她從來未看過

A片,何況是三男對一女呢。也不管我在她後面又摟又抱又摸的。兩眼直勾勾緊

盯著屏幕上大戰場面。連呼吸也變得越來越重了。兩張小臉變得通紅通紅。驕人

的雙胸一起一伏。



我也被A片中的淫迷鏡頭激起了性欲,伸手就將老婆的新睡衣中的乳罩解開

了,輕松脫掉並扔到了沙發角上,又將她的內褲也脫了下來,也扔到了沙發角上。



完全被我脫成真空的老婆老婆根本沒理會我做的一切,仍站在沙發前看劇情

的發展,她想知道這女主角爲什麽這麽厲害。竟然以一對三。真是了不起的女人。



在我的上下其手,左摟右抱的撫愛下,老婆早已淫水直流,雙眼冒火。



正當我要就地正法美貌嬌妻時,忽然「嘀嘟。嘀嘟。嘀嘟。」有人敲門。嚇

得我趕緊放下已掀起的嬌妻的性感睡衣,並關閉DVD中的A片,老婆也趕緊自

己整理一番。



我從貓眼向外一瞧,乖乖,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原來是三位老總——鄭局

長、劉書記以及工會康主席來到了,我趕緊開門迎客,將三位老總客氣地讓到了

客廳中,隻穿著睡衣的老婆紅著臉一一同他們握手,表示歡迎,他們一見如此幾

近赤裸的美妙少婦當前,全都看直了眼,連客氣話都忘了回應了。



我見狀趕緊引導他們坐下,讓老婆做菜去。我一邊陪領導聊天,一邊打開電

視。



可能是人多的原因,一壺水很快就喝幹了,隻見鄭局長提起水壺就想去燒開

水,我一看,趕緊起身:「讓我去吧,你先歇著吧」「唉,讓我活動活動吧,老

坐著會長胖的喲。」



我拗不過隻好由他去燒壺水了。我家燒水是在廚房?燒的,所以鄭局長要經

過一段約四米長的餐廳才能進到我家廚房?,他進去了就把廚房的門給帶上了,

?面的油煙及水蒸氣滿滿的一屋,慧芳正在忙碌著呢。而我那台不掙氣的抽油煙

機總是光轉不吸煙。我一直想修可就是工作太忙了。我繼續同劉書記及康主席聊

著。



約過了10分鍾,我見鄭局長還未出來,心?有點不安,因爲我聽別人說鄭

局長有點色,就想去看看去。我一推餐廳的門,開了,看來沒什麽事,門都沒關,

我心?放心地想著,看來別人的話也不能全信呀。



進了餐廳一看,並無老婆與鄭局長的身影呀。噢,對了。肯定他們二人在廚

房?忙活著飯菜呢。我自信地想到。我來到廚房門前,輕輕一推,咦?推不動。



竟然叉上了門。大白天的關什麽門呀。我正納悶呢。忽然?面傳來老婆的呻

吟聲。



「啊。啊。好爽呀。快點幹我呀。」



我瞬時傻了眼。呆呆地站在廚房門前。腦瓜一片空白。



原來,廚房中忙碌著的老婆見是鄭局長進來,忙笑盈盈地放下手中的活,趕

緊接著鄭局長手中的水壺「唉呀,鄭局長,怎麽好意思讓你來燒水呀。來。快坐

下。讓我來。」



隻見鄭局長一下將水壺扔到身邊的椅子上,一把將慧芳摟到了懷?。



「啊。你。別亂來。」老婆有些慌亂的小聲說「這是家?,我老公還在呢。」



「你想我來嗎?」鄭局長嘴上說著,手?可沒閑著,早就從老婆寬松睡衣的

下擺?鑽了進去,可謂上下其手。直搞得慧芳「咿呀」作語。「不行。人家怕被

老公發現的。求你了。等他不在時你再來吧。」老婆竟然這樣說道。



「我憋不住了,你先讓我幹一炮吧。小娘子。」說完,鄭局長一把將老婆推

趴在圓菜闆上,隻一下就將她的睡衣撸了上去,套在了老婆的頭上,一幕精彩的

場景浮現在鄭局長的面前。一具半裸美女胴體橫陳餐桌上,最特別的是高高地翹

著的性感誘人的又大又白的屁股,以有那條任何男人看了都會爆發的深深的溝。



鄭局長美色當前,也來不及脫褲子,就拉開褲子拉鏈,大雞巴噌地一下竄了

出來。看來雞巴與深溝陰部以前曾相識過,更深交過,二話不說,它就竄進了她

的?面去了。竟然是毫無聲息。可見二者配合得多少天衣無縫。



「噢。」老婆發出了一聲大吼。渾身跟著一顫。好在抽油煙機在開著,她的

大吼並沒有驚動客廳的三人。緊接著,鄭局長馬不停路蹄,雙手緊緊摟著慧芳老

婆的雙跨,挺著大槍沖刺起來。



隻聽廚房中「咕唧。咕唧。啪啪。咕唧。咕唧。咕唧。咕唧。」但這聲音實

在太大,也比較有節奏,當時我們三人在客廳中都聽到了,但我們三人都以爲是

鄭局長可能下手幫慧芳切菜呢。甚至我當時都有點感激鄭局長這麽會體貼手下人。

好在我心細,起身來看看情況,誰曾想到,就在我家中,我家的廚房?,自己心

愛的嬌妻正被自己的頂頭上司鄭局長的大雞巴勇猛地抽插著。



聽到老婆老婆的吟叫。我心痛地在流血。但好奇心驅使我湊過頭去,從玻璃

上往?瞧。居然什麽也看不清。因爲廚房?太多的油煙與水蒸氣,隻好用手在玻

璃上擦拭幾下,露出一個小圓洞來,隱隱約約地能看到?面的情況。隻見老婆赤

裸著下半身,趴俯在在菜闆上,像一塊美豔的肥肉,任上司鄭局長宰割著。



我想破門而入,但理智使我沒敢貿然行動。因爲我也有男人的尊嚴與臉面,

況且客廳中還有兩位老領導在場,這事要是讓他們倆也知道了,老婆以後如何在

單位上混呀。就這樣,我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心愛的老婆被鄭局長按在餐桌上抽插

了近二百下。呻吟不斷。淫水倒流。慢慢地她居然達到了高潮。陰部猛地收縮起

來。這一收不打緊,收得鄭局長也把持不住關口,那儲存良久的彈藥——濃濃的

精液。猛地沖關而來。一股股全部射入了慧芳的騷穴中。



精液的灌入,使得老婆攀上愛欲的頂峰。這下她連聲音也無力發出來。隻能

張著大口。渾身顫抖著。接收著鄭局長源源不斷地精液灌注。鄭局長見身下的少

婦如此入情配合,激動地將她扳轉過臉來,一陣浪吻。而剛才的女主角竟然恢複

體力,熱烈相擁濕吻。直看得作爲受害人的我的下體竟然也莫名地翹了起來。好

像?面的女主角不是自己的老婆似的。莫名的興奮與刺激在體內來回竄騰著。



看到這兒,我知道好戲已到尾聲。爲防撞破奸情,鬧得大家不歡而散。我隻

好灰溜溜地回到了客廳,繼續同老劉和老康聊天。



那天晚上,本來酒量不行的我,由于意外發現老婆與鄭局長的奸情,心?不

痛快,硬是主動敬三位領導酒喝,最後我自己竟糊哩糊塗喝了近一瓶白酒,老早

就躺到了長沙發上不省人事。老婆也陪著喝了近半斤白酒。看她那兩眼迷迷的樣

子就知道她喝得也差不多了。而三個領導卻一點事也沒有,因爲他們整天在喝,

早就煉出來了,我那?是他們的對手,爲表示領導的知遇之恩,再加上剛才發現

奸情一事悶在心?,我左一杯,右一杯的敬了一個又一個,最後隻好讓老婆老婆

替我喝了。



原來說好吃完飯後,我和三個領導玩幾圈麻將的,看到我喝得這種樣子,隻

好讓慧芳老婆替我上陣了。麻桌上,鄭局長提議,一人拿出100元錢,然後開

始打牌,來的是一二五元的,同時還規定,誰先輸光了,每輸10元,誰就得脫

一件衣服。然後,鄭局長就問慧芳,「小芳,你看可以嗎?你敢不敢玩這個呀要

是不敢就算了。」劉書記和康主席也附和著勸著。我雖然喝多了,但頭腦還是清

醒著的。聽到他們的話。心?很著急,因爲我知道老婆的脾氣,就是三個字「不

服輸,也不管對方是男是女」。果然,我聽到老婆很大氣地說道:「現在社會誰

怕誰呀。來就來!看我不脫光你們三個。哈哈哈。」可能是酒能裝膽吧,老婆說

起話來頭頭是道來。「嘩啦。嘩啦。」三個領導與慧芳開始搓起麻將來。



可是他們三人在洗牌時,都有一種相同的毛病,就是都願意有意無意地去撫

摸慧芳的兩隻小手,而喝了半斤白酒的老婆早就沒有什麽感覺了,任由他們三人

隨意撫摸,一心隻在糊牌上了。因爲她堅信她能贏了眼前的三個大男人。



果不其然,由于這三人光顧著占油水了,也沒好好打牌,一會兒,全輸光了,

隻好每人脫下一件上衣來。但讓我生氣的是他們誰也不自己脫,說什麽也非讓贏

的人來脫才成。我就擔心這個,怕老婆去動他們。結果,略有醉意的老婆,笑呵

呵地站了起來。晃晃悠悠地來到鄭局長身邊,伸手就去解鄭局長的襯衣。邊解邊

說:「我就不信,脫不了你這件。哼。」



由于慧芳穿得是半透明的睡衣,?面又是全真空的,她那驕人的雙乳也就格

外突出,她站在鄭局長的面前,兩個朦胧的乳房正在抵在鄭局長的臉寵上,咋看

起來,好像老婆在喂奶似的。而一旁的康主席正好在老婆的後面,老婆的後翹的

性感豐臀就在他的眼前晃動著,他的一雙小眼早就一動不動地盯上了。



隻有劉書記還算正經,遠遠眯著眼欣賞著這眼前美景。緊接著。我那迷人年

輕的老婆老婆,又連戰連勝,一口氣將他們三人的衣服脫得隻剩下內衣和內褲了。



而她卻一件也未被脫掉。這很讓我驕傲。同時我心?在喊:「親愛的。該收

手了。再贏下去就危險了呀。」可是,老婆又接著打下去,還是沒有收手的意思,

可能是打瘋了。我想道。這一次,老婆老婆將三人的背心全脫了去了。而她竟然

沒有發現三人的褲衩早已漲得老高了。「哈哈。我又是自摸帶扛上花。每人10

元。哈哈哈。」老婆驕傲地推到面前的牌,又晃動著站了起來。看來酒精在起作

用了。因爲她要去脫三個大男人的內褲去。



這時三個男人興奮地同時站了起來,來到空闊地處,老婆一看,笑了:「什

麽呀,你們輸了就別想跑呀。看我怎麽脫你們的衣服。」說著,老婆搖搖晃晃地

來到三人的當中。她要一個一個地脫。



而這三人也挺能配合,竟將慧芳老婆圍在中間。從沙發的角度來看,三個大

男人的下體早已翹得上了天。正好全抵在了老婆的身上。而當中的老婆搖晃著左

碰右碰地,正好磨擦著三支雄赳赳地大雞巴,雖然是隔著一層內褲,但顯然三人

頗爲興奮。不過,令我放心地是,他們三人的手都很本分,沒有一人伸手去扶或

摸慧芳老婆的身體,他們都是雙手後背著,挺胸收腹,一副很紳士的樣子。



當然下體的自然反應除外。醉眼迷離的老婆一見三個大男人都圍在她身邊,

看來今晚自己是主角呢,心?感到非常自豪和興奮,並且她發誓要讓這三個大男

人當衆出醜呢。



隻見老婆一伸手就將鄭局長的內褲給扯住了,往下一拉,竟然拉不下來。因

爲鄭局長的大雞巴生氣勃勃向上頂著呢,正好卡住了內褲,老婆顯然非常生氣。



這在衆人眼?顯得也太沒本事了,見她伸手一向?一摸,禁不住樂了:「呵

呵。原來你的內褲還裝有門栓呀。這麽粗呀。」她哪?知道,她手?拽著的不是

什麽門栓,而是鄭局長的大雞巴。看來她今晚喝得太多了。很快,老婆很熟練地

舉一反三般地將三個人的內褲全部脫掉了。可是,她還是沒有走開,而好奇地瞪

著雙眼,「咦。怎麽三隻大門栓還在呀。」說著,她蹲下身去,伸手玩弄起三支

大雞巴來。好像小孩子碰到了什麽稀奇玩藝般。你想呀。喝醉了的人能把這三支

雞巴看成什麽。何況這三支雞巴都還往外不停地滲著白白的淫水。



「呵呵,原來不是什麽門栓呀。是快化了的三支雪糕呀。」慧芳象發現新大

陸般興奮起來。「老婆,那是雞巴,不是什麽雪糕呀」我想大聲喊,可是我根本

發不出聲音來,因爲我喝得太多了,一點力氣都沒有了。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

的年輕漂亮嬌妻進一步的表演,而無能爲力。而此時的三個領導,居然表現出少

見的耐性,無人出手和出聲制止這場不應發生的荒唐事。他們三人仍然背著手,

六隻色眼,迷迷地盯著中間的老婆,並欣賞著她的進一步表演。臉上均流露出一

種自我陶鑄和驕傲的表情。好像在比拚著,看誰的雞巴挺的又粗又大,要知道,

我單位這三個大領導年齡都已過五十多了呀。可能是對鄭局長比較熟悉,老婆首

先開始進攻鄭局長的大雪糕,隻見老婆很拽地向後一擄黑黑的長發,張開她那性

感迷人的小嘴,慢慢地舔弄起來。接著,她猛吸一口氣,張大嘴,一口將鄭局長

的大雪糕全吞進了嘴?。而她的一雙小手,也不閑著,順著大雪糕就摸了過去。



「咦。這是兩個什麽東西呀。圓圓的?該不會是兩個冰蛋吧。」老婆心?嘀

咕著。嘴可不閑著。呱唧呱唧地吃著她心中的大雪糕。雙手撫弄著兩個大的冰蛋。



鄭局長那受過這種待遇呀。早就受不了了,一股熱騰騰的精液,噴發而出。

一點不剩全部射進了老婆的口中。



而老婆還以爲是她嘴的溫度太熱,而導緻了雪糕的加速融化呢,趕忙全部吃

進肚?。最後她竟還戀戀不舍地將鄭局長的大雞巴舔了又舔。才去吃另一支大雪

糕。直到全部吃完,她才滿足地站起身來,回到自己的座位去,嚷著「來,我們

接著玩。再輸了,你們就得給我光著身子出去,到外面去。呵呵。」



由于射精的緣故,三個年過五十的領導,看來是有點體力不支了,特別鄭局

長,他已經是第二次射精了呀。隻好光著身子坐到自己的位置,繼續玩麻將。我

努力睜眼一看,我的娘呀。原來這時的餐廳出現了一付怪誕的場面。三個裸男正

陪著一個半透明美少婦在打麻將。



這一次,慧芳可沒有這麽好糊牌了,因爲三個領導已有了共識:「要讓老婆

當場脫光光。,但不是被迫的,而是自願的——願賭服輸。」不到一圈,老婆的

四百元便輸得精光,看來她好像是輸急了眼。一個勁地催他三人快出牌。這一次,

是老康來了個自摸加扛上花。每人得給他10元。慧芳,伸手住麻將桌的抽屜?

摸了幾摸。可是令她失望的是什麽也沒摸著。可能是尴尬吧。本來就醉紅的兩張

誘人的白臉漲得通紅。慢慢地站了起來。害羞地低著頭,活像個做錯事的小女孩

一樣。可憐巴巴地看著眼前三個大男人。而這三個大男人好像也挺體貼人似的,

竟一同說道「小芳,這樣吧。我們三人也不好動手幫你脫,你自己看著辦吧。反

正我們三人都是被你脫個精光的了。」「噢。人家知道了嘛。急什麽呀。」慧芳

口頭上可從來不饒人,沒說完她就偷著向我躺的沙發瞄了一眼,見我像一頭死豬

般不停地「呼噜」著。便回過頭不再理我了。見三個大男人共六隻小眼,全都迷

迷地盯著自己看,慧芳更覺得不好意思了。



「你們先轉回身去嘛。」她嬌氣地嚷道。



「好,我們聽小芳的!」三人說完就全部轉過身背對著老婆。



眼看著嬌妻在客廳中輸了麻將,正要履行承諾——脫掉一件衣服,喝得大醉

的我還在心存僥幸呢:慧芳才脫一件,不怕。阿芳,脫吧,等會兒好好打,贏了

這三個狗娘養的,讓他們全都滾蛋。



老婆見三個男人轉過身去後,紅著臉開始脫一件衣服。隻見她一雙手到處亂

摸自己的衣服,可就是找不著北似的。找不著拉鏈。因爲她現正處在醉酒中,當

然有心無力了。三個男人見一大會兒還未有動靜,一齊轉過臉來。你道發現了什

麽。原來,慧芳老婆左右打不開睡衣,急了。從下邊往上翻起睡衣來了。



隻見一具活生生的美女胴體展現在衆人眼前。直看我的眼也直了。沒想到老

婆才脫一件,怎麽就全露出來了呢?我可是給她買了好多漂亮衣服呀。



到底是咋回事呀。醉了的我根本全忘了,在三個領導未來前,我和老婆正在

看一個黃片子。直看得老婆淫水直流。便把內衣全脫了。到後來,領導一來,一

急也就忘了換了。我隻好看著事態向下發展著。眼前景像是。兩條細長的小腿。

向上是勻稱而又性感的大腿和後翹的臀部。



茂密的黑森林。再往上就是柔滑的腹部,但最讓男人著迷的,恐怕便是驕豔

欲滴的誘人雙乳了。就是因爲老婆長得確實太美了。任何一個男人見了都會想要

狠命幹她的。再往上。咦。老婆的頭哪去了。唉。她一心光想脫掉一件衣服。可

她早就忘了她今晚才隻穿了一件真空睡衣。趁著老婆正在把頭從睡衣中掙脫的當

兒,鄭局長三人立即又將慧芳圍在當中。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擔心三個男人

會對慧芳老婆有什麽不軌。



這可如何是好?我是心?幹著急。根本是有心無力。說不出一個字來。誰讓

自己貪杯來。也怪老婆,我喝多了,你怎麽也喝多了呀。就在老婆忙著脫掉罩在

頭上的睡衣時,鄭局長三人不住地啧啧稱奇「小芳呀小芳,你可真美呀。是我們

見過的第一美人呀。我們願意拜在你的石榴裙下。」



說完,三人同時赤裸裸地跪在老婆的周圍。看來他們不會「霸王硬上弓」了,

我一塊石頭落了地。



因爲我想信老婆雖醉了,但羞恥心還是有的吧。隻要她出聲說「停止」恐怕

眼前自己的三個老領導也會礙于臉面全身而退的吧。這時,終于脫掉睡衣的同樣

赤裸著的老婆,一看到眼前的情景,聽到三人的贊美之詞,激動地熱淚盈框,兩

眼發情。我覺得這可能也與她和鄭局長飯前剛幹過有關,所謂餘情未了的緣故吧。



那種誘人的性交快感再加上之前我與她剛看的A片的精彩刺激性愛鏡頭,會

徹底擊垮她的羞恥心的和道德防線的。因爲結婚幾年來,我和她就跟左右手一樣,

沒有一點新鮮感了,更不用說情話什麽的了。而這正是一個青春少婦最最需要的。



她確實需要有人贊美有人誇。所謂「女爲悅已者容,是也」。真所謂「怕什

麽便來什麽」。



隻見老婆老婆對待三人像心疼三個小孩子似的,俯身下去,用雙手去撫摸他

們的臉。可這樣一來。她那誘人的雙乳正好抵在鄭局長與康主席的嘴邊,這兩人

好像是心領神會般,同時吸吃起老婆的雙乳來,在老婆後面的劉書記一看沒他的

份,幹脆用嘴親吻起老婆的後翹臀部來,兩隻手卻不安分地遊走在老婆的大腿之

間。我一看這種狀況。心想:壞了。這麽搞下去,性欲極強的青春嬌妻肯定淫情

大發的。



這局面該如何收拾。我的心?早已亂成一團麻了。可是麻麻的感覺?卻有一

絲絲的興奮與刺激在萌動著。因爲這是我第一次親眼所見自己的美貌嬌妻同時享

受三人的服務。想著即將發生的場面。以及鄭局長與老婆飯前廚房中的精彩場景。



我的下體正在一跳一跳著。慢慢地變粗著。變硬著。甚至比鄭局長、劉書記

及康主席三人還著急似的,想要插進這眼前的美少婦。醉了的我根本就快要把老

婆看成是黃片中的漂亮性感的女主角了「啊。不要呀。噢。天啊。好舒服呀。快

點。



「快點。吃呀。噢。噢 .」這時傳來了客廳中女主角的淫亂的呻吟聲。



「我老公在呀。不要。呀。啊。不。要。」女主角一邊說著一邊扭動著迷人

的腰肢「你們。不是我老公的領導嗎。啊。噢。噢。」女主角雖然嘴?不要,可

雙手卻緊緊地摟抱著鄭局長與康主席的頭,好像要讓他倆吃吸得更猛烈些似的。



「啊。呀 .」隻聽得女主角大喊一聲,卻原來是劉書記的嘴已吃著了她的陰

蒂。她受不了才發出驚天一吼。可把我們四個男人嚇了一大跳。看到這種情況,

三人不愧是當領導的,立劉起身,將幾乎癱軟了的女主角擡到了麻將桌上,分幾

路濕吻起女主角的雙腳,雙手,雙腿,雙臂,……渾身上下他們三人都濕吻了遍。



直吻得女主角是呻吟連連。嬌喘籲籲。左右騷動著。雙眼迷離著,透露出一

種欲索還休的誘人少婦情態。雙手不安分地東摸西拽地。看樣子她在尋找解決自

己問題的根源——大雞巴。女主角不愧是年輕呀,在我的三個老領導的進攻下,

仍有雙手搏龍之力,她居然一手捉到一隻粗壯的大雞巴,咋看起來,竟然個個比

我的要長要粗,真可謂人老雄風在!連我也不得不私下?佩服自己的三位老領導

了。並暗暗嘀咕:難怪人家能當上單位領導,就憑這個雄風不倒的老龍頭。也當

仁不讓呀。並深深自責自己的小龍頭的短小無力。甚至都不能滿足風華正茂的美

貌嬌妻的一般性欲。更不用說作愛時令她如癡如醉了。唉。真是枉爲男人呀。



「唔。」我睜眼一瞧,原來嬌妻老婆呻吟不斷的嬌口已被老康的帶胡子的大

嘴給堵上了,由于老康是個煙鬼,滿嘴一股尼股丁味,要是在平時,我這嬌傲自

信的老婆老婆根本不會讓他這麽接近的,她平時最討厭抽煙的人了。但今天不同,

酒醉的她的早已被三個老男人挑逗得淫欲滿溢。見有尼古丁味的男人舌頭伸進自

己嘴?,不但不拒絕,反而激動地猛地吸進嘴?,讓它與自己的嬌舌狠狠地糾纏

起來,雙手松開了兩支大雞巴,忘我地伸展玉肢摟上了老康的大頭,拚命地濕吻

起來。



令我真正想不到的是,老鄭與老劉竟然目標一緻——同時移動大炮,瞄準女

主角的誘人洞穴——騷B。我竟然在此時想起了國歌「義勇軍進行曲」。隻見兩

支雄赳赳,氣昂昂的大炮瞬間進軍到了目的地,可居然全都停了下來。我努力一

瞧,原來他兩人的身體碰到了一塊,堵車了。



兩支大炮顫悠悠地在洞口晃悠著。誰也無法前進一寸。老鄭不愧是單位一把

手,善于組織與管理,他立刻命令老劉爬上麻將桌,並指揮著老劉分開雙腿趴俯

在女主角身上,讓老劉雙手按著女主角的嬌人雙乳,並幫老劉的大炮瞄準洞穴,

雙手在老劉的屁股上一使力,隻聽「撲哧」一聲,老劉的大炮瞬時不見了。而麻

將桌上的女主角在老劉大炮消失的同時,渾身一個機靈,就想要夾緊兩條誘人大

腿;說時遲,那時快,老鄭的巨炮迎著女主角兩面夾擊的玉腿,向上一頂,「撲

哧」又一聲響,也消失在女主角的神秘洞穴中了。而這時的女主角,她的那雙玉

腿已不再收縮夾擊入侵的敵人,轉而改爲收縮防禦,主動放棄作爲夾擊的兩翼—

—兩條玉腿,讓兩條玉腿自然地分開。以吸引敵人到更深的內地以進行內部絞殺。



看到這兒,我不得不佩服眼前桌上女主角的大膽用兵策略,根本就將她是自

己嬌妻的身份忘得一幹二淨。可見當時場面及其戰況是何等激烈與刺激。



而我下體的小細短炮也被當前的活春宮現場表演刺激地一翹一翹的。隻恨自

己酒醉無力參戰。否則炮雖小,仍有戰鬥一番的餘地的。我自信地想著。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隻聽到桌上的淫迷的性交音樂,我看到老劉就像在騎戰劉一樣,雙手緊緊握

著兩個高聳的嫩乳,屁股一上一下地在驽馭著身下的戰馬,而老鄭則是另一番喜

人的境象——隻見他雙手各捉一隻玉腿,像老漢推車般前前後後地用力耕耘著身

下的肥田。可能是女主角從來沒有享受到如此厚到的待遇——一個洞穴被兩隻大

炮沖擊,想要呼喊的嬌口也被敵人無情地占領。她賴以生存的空間——隻有自己

的意識和並不受自己控制的軀殼了。



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顫抖。擺腰。扭動。和盡情奉送迎來。



正當我入神地欣賞著眼前這一幕誘人的活春宮,而漸入佳境時。猛地聽到一

聲歇死地?的大叫。「啊。」聽得我一個激靈。竟然清醒了一半。仔細一看,卻

原來女主角掙脫了老康的大口封殺,興奮地忘我釋放剛才積聚的性愛壓力。



「噢。噢。唔。唔。呀。」嬌喘呻吟聲從此不絕入耳。這更增添了活春宮

的誘人情緒。讓我這個唯一的現場觀衆更加興奮。體中的炮彈差點就一噴而出。



看到身下呻吟輾轉承歡的自己下屬的少婦嬌妻,鄭局長一臉得意,一邊發布

新的戰鬥指令,一邊用自己的大雞巴深深地抽插著美貌人妻。首先他命令老康和

自己交換陣地,易地再戰。因爲他不想女主角的淫叫讓鄰居聽到。老康早就等不

及了。由于長時間與女主角接吻。心?的欲火被女主角挑逗得越著越旺。隻見他

未等鄭局長撤退,就提著大雞巴沖了過來。雖說自己是一把手,可戰場上那分得

這麽清呀。



老鄭一看這陣勢,趕緊收兵後讓,免得讓老康的大炮走火傷著。能是老康上

陣晚的事吧,他的大炮顯得格外雄壯,居然一時未能擠入洞穴。這時意外的事情

發生了老康隻覺得自己被人往前送去,借著外力他的大雞巴才得以順利入關。感

激地他趕緊回頭找幫忙的人。咦。沒有人呢。老鄭早就竄到前方陣地了。



那還能有誰呢。不會是第三個男人吧。他向我一瞧。不僅樂了。因爲他看到

的我——還是一堆軟泥般地躺在沙發上呢。奇怪地他還在納悶呢。忽然他又感到

有人在推他。他回手一捉。呵呵。捉住了。他低頭仔細一看。又樂了。原來是女

主角的一雙玉腿在幫他呢。知道真相的他,知恩圖報。用自己的大雞巴的猛烈沖

擊來回報身下可人人妻的好心相助。



感受到巨大雞巴沖擊的女主角正想極樂地大叫,忽然聞到一股腥味入口而來。

原來是老鄭的雞巴及時趕到,將女主角將要極樂發出的一聲怒吼給硬生生地壓了

回去。直憋得女主角兩臉通紅。鼻尖冒出了虛汗。隻好拚命搖擺腰肢。雙手抱緊

了鄭局長的粗腰。主動吸吮起大雞巴來。以緩沖剛才的壓力。



而作爲單位一把手的老鄭那有受人擺布之理,雙手按住女主角的頭,以上對

下狠狠地幹將起來。



由于他的雞巴太長,一開始,女主角的嘴巴還有能全部容納,到後來,在他

的大力抽插下,大雞巴居然能全部入內了。直插的女主角的小嘴呈大大的O型。

「唔唔。」不斷。在女主角上位的老劉一見上司這麽勇猛,也是不肯落後,低頭

一邊猛吃著女主角的乳房,一邊狠狠地向下猛幹過去。



三個老男人你來我往,你看我勇猛,我看你不要命。比著法兒表現自己的雄

風與男人的尊嚴。那管身下的嬌人人妻的死活。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清晰的念

頭——那就是在自己雞巴下碾轉承歡的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自己單位的嬌妻,

既誘人又性感,既活潑又可愛,既苗條又不失豐滿的少婦會計。



這一點是他們興奮與刺激的根本點與基礎。因爲他們知道與自己家中的黃臉

老太婆相比。有機會享受這麽上等的少婦,是何等的榮幸!!!真是天賜良機。

哈哈哈。三人在盡情抽插的同時,驕傲地大笑起來。充滿了男人的自信。



這一著。可是管用。三個老男人畢竟年事已高,再也經受不住嬌美人妻的誘

敵深入之計。在肉穴的夾擊與收縮攻擊下。齊齊敗下陣來。隻見三人同時大吼一

聲。緊緊抱著女主角的不同部位。久集的大量炮彈——白白精液。一滴不剩。全

部灌入女主角的騷穴中。



再一看麻將桌上的女主角,渾身顫抖著。早被這又濃又燙的大量精液給灌得

沖上了最高潮。唔唔地想大喊。可口中有精液又舍不得浪費掉,騷穴流著多餘的

精液,而口角上也溢出不少,但我發現她竟然很快吞掉口中的,又用香舌舔淨口

角周圍的。但同時她也累得滿足地昏了過去。任玉體橫陳在我家客廳的麻將桌上。

仍然是凹凸錯落有緻。性感誘人。



這一精彩瞬間,直看得我欲火噴張。不能自抑。緊隨其後,一陣噴發。也敗

下陣來。再一看戰鬥場面。三個老男人全部癱到了桌邊地闆上。大口大口地喘著

粗氣。



看來,還是桌上的女主角功力深厚呀。我打心?喜歡上了桌上的女主角,心

想要是我能娶到她就太滿足了,深然不知他就是我最最心愛的嬌妻―老婆。可能

是由于酒醉,再加上剛才一幕的興奮與刺激,及其炮彈的盡量而出。我竟昏睡過

去。



我射精後昏過去後,他們三位老總休息了半個小時,恢複了體力。根本就沒

有再打什麽麻將,而是欣賞著自己的戰鬥成果——癱軟的裸美少婦老婆。一臉自

豪!!!



老劉提議休息一下,便坐到了沙發上,發現我占了整個沙發,便與老黃和老

康將我擡進了臥室,並帶上門。老康看到茶幾上有DVD遙控器,伸手取來打開

了DVD中的片子。



「噢。噢。啊。爽死我了。啊。」片中淫浪的聲音,頓時吸引了三位老總的

卡眼球。竟然也是三男幹一女。真是天意呀。哈哈哈 .三人淫笑起來。目光不約

而同地轉向了麻將桌的赤裸美妙少婦——老婆的身上。玲珑的誘人曲線。嬌人的

雙乳。茂密的黑森林。秀長的玉腿。三人的欲火又慢慢地升騰起來。



正巧,麻將桌上的女主角也醒轉過來,下來後晃悠悠地站在三人面前,仍然

是雙眼迷離誘人。一副欲語還休的可人形態:「你們三個輸了吧。呵呵呵。」女

主角竟然語出驚人。三位老總全都愣了。原來她還沒忘記剛才的牌局呀。



聽著A片中淫叫聲,看著眼前的誘人赤裸少婦,三位老總又展雄風,如三頭

惡狼撲了上去,轉眼將孤單的自己單位下屬職員的嬌妻圍在當中。學著DVD中

A片的樣子。開始了新一輪的總攻。A片中的女主角與現實中的女主角同時發出

了一陣陣讓人心燥的呻吟,來回飄蕩在客廳中。甚至傳到了窗外。



直到清晨,戰鬥才結束。而慧芳竟然還沈迷不悟,仍然定格在麻將的輸贏上。



直到早上,老婆喊我起床,我才酒醒過來。但頭還是有點暈,以至于我竟然

記不起任何嬌妻被幹的事了,隻記得自己請三位老總家中吃過飯,還讓老婆陪他

們打過麻將。



隻是隱隱約約覺得好像我們還一起看了一個比較黃的A片。女主角與老婆長

得特象。並且劇情相當誘人與精彩,是三男對一女。噢,我終于記起來了,一定

是DVD中的A片。並且事後每每想起此事,下體就會自動勃起。特別令人興奮

難忘。



老婆看我醒來,便告訴我,她陪他們三人昨晚玩了一通宵麻將,剛才將三位

老總送走呢。我高興地親了老婆一口。



好像所有的一切仍是麻將的繼續。隻可惜作爲老公的我也是記不起什麽來了。



生活如風般往前過著。



【全文完】
评论加载中..